商君书卷17赏刑诗解3明教之犹至于无教

【商君书】卷17赏刑诗解3明教之犹至于无教 题文诗: 所谓壹教,作一农战.博闻辩慧,信廉礼乐, 修行群党,任誉清浊,不可富贵,不可评刑, 不可独立,私议陈上.坚者以破,锐者以挫. 虽曰圣智,巧佞厚朴,非功不能,罔取上利. 然富贵门,要在存战.彼能战者,践富贵门. 强梗焉有,常刑不赦.父兄昆弟,知识婚姻, 合同者曰:务之所加,存战而已.故当壮者, 必务于战,老弱务守,死者不悔,生者务劝, 谓之壹教.民欲富贵,阖棺后止;富贵之门, 必出于兵,故民闻战,而相贺也,起居饮食, 歌谣皆战.明教之犹,至于无教.此谓三教. 圣非能通,知万物要.治国举要,以致万物, 寡教多功.圣人治国,易知难行.圣不必嘉, 凡主非废,杀人非暴,赏人非仁,国法明也. 圣人以功,授官予爵,贤者不忧;圣不宥过, 亦不赦刑,故奸无起.圣人真情,壹以治国, 至壹至义,至义执一,壹赏刑教,审壹农战. 【原文】3所谓壹教者,博闻、辩慧,信廉、礼乐、修行、群党、任誉、清浊,不可以富贵,不可以评刑,不可独立私议以陈其上。坚者被,锐者挫。虽曰圣知、巧佞、厚朴,则不能以非功罔上利。然富贵之门,要存战而已矣。彼能战者践富贵之门。强梗焉,有常刑而不赦。是父兄、昆弟、知识、婚姻、合同者,皆曰:『务之所加,存战而已矣。』夫故当壮者务于战,老弱者务于守,死者不悔,生者务劝,此臣之所谓壹教也。民之欲富贵也,共阖棺而后止,而富贵之门必出于兵,是故民闻战而相贺也,起居饮食所歌谣者,战也。此臣之所谓明教之犹至于无教也。此臣所谓参教也。圣人非能通,知万物之要也。故其治国举要以致万物,故寡教而多功。圣人治国也,易知而难行也。是故圣人不必加,凡主不必废;杀人不为暴,赏人不为仁者,国法明也。圣人以功授官予爵,故贤者不忧;圣人不宥过,不赦刑,故奸无起。圣人治国也,审壹而已矣。 【译文】3 所说的化,是指那些见闻广博,聪慧而富有辩才的人,所谓的诚实廉洁、精通礼制音乐、有道德修养、结成朋党、保举信誉、颠倒黑白的人,不能因为这个而富贵,不能因这个本事而评论法令刑罚,不能因为这个独自创立私人的学说,并用私人学说向君主陈述自己的思想。对那些顽固不化的要摧垮他,对那些锋芒毕露的要挫败他。即使所谓的圣明睿智、花言巧语、阿谀奉承、忠厚纯朴的人,也不能凭借不是在战场上立功而欺骗君主得到好处。如果这样,那些富贵的家族门第,也只能主要在战场上立功受赏罢了。只有那些能打仗的人,才能踏进富贵的大门。那些骄横跋扈的人,就会受到一定刑法的惩处而不能得到赦免。这样,那些父亲伯叔、兄弟、相知相识的朋友、男女亲家,志同道合的人,都说:『我们务必要加倍努力的地方不过在战场上罢了。』因此,那些正当年富力强的人都一定努力作战,年老体弱的人努力从事防守,那些死在战场的人不后悔,活着的人互相鼓励,这就是我说的化。民众中想要得到富贵的,都是到死后盖上棺材才停止,可富贵的门一定都是面向当兵的,所以民众听说要打仗便互相庆贺。民众起居饮食时所唱的歌谣,全是打仗的事。这就是臣所说的严明教育到一定程度等于没有教化。 这些就是我所说的奖赏、刑罚、教化三件事。圣明的人不能通晓一切,而是明白万事万物的要领。因此他统治国家,抓住要领而达到通晓一切,所以只实行这三种教育就能取得很多功绩。圣明的人治理国家,容易明白却很难实行。所以圣人不用称赞,平凡的君主不一定要废掉;杀人不算残暴,奖赏人不算仁爱,这是因为国家法律严明公正。圣明的人凭功绩授官职赐给爵位,因此贤德的人不用担忧,圣人不宽恕别人的错误,不赦免罪犯的刑罚,因此那些的事无法发生。可见,圣明的人治理国家,只是考虑统一奖赏、统一刑罚,化而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