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光富大爷带领一群修道士开会了

蓝网道家思想网

我曾有幸采访到了李光富道长,他是中国道教协会的会长,也是武当山的一位重要人物。 1984年,在一片百废待兴的武当山,我皈依了全真派,成为了一名修道者。太和宫和紫霄宫都墙体剥落,杂草丛生,道观的收入也很少,道人们的生活十分困难。但是,我们仍怀着对玄武祖师的虔诚之心,坚定地走着自己的道路。 30年来,我们一路走来,经历了风风雨雨,披荆斩棘。我们努力重振道观,尊道贵德,仁爱诚信,弘道扬法,济世度人。如今,我们创造了武当道教新的辉煌。 我们所追求的,是一种尊道贵德的道。在郧阳古城,这种道是深入人心的。我在那里出生,也是在那里成长,因此对这里的人文景观和地方文化都有着深厚的感情。我会尽我所能,保护好这里的每一个文化遗产。我小时候生活在一个历史文化悠久、道教氛围浓厚的家乡。那里有着许多让我难以忘怀的地方,比如五峰观遗址、广施山、观音洞玄武宫等等。我常常去这些地方,感受那里的历史文化和神秘气息,被千年香桂树的苍劲挺拔所感染。从那时起,我就有了一个想法,那就是一辈子做好人,行善事,帮贫困,积阴德。 七十年代初,我中学毕业后,被郧县安排在黄柿乡从事林业管护工作。那时我才20岁,作为当时农村为数不多的有知识的青年人,我十分珍惜这个机会。山高谷深的林场需要我们辛勤的劳动,让小树苗可以茁壮成长。我和我的同事们一起努力工作,尽力保护好这片区域的林木资源。 我相信,我们做好一件小小的事情,都可以带来不同寻常的收获。作为一名修道者,我会以身作则,努力带领更多的人走上正义之路。我的工作环境非常苛刻,道路崎岖,荆棘丛生。我们需要在这样的环境中完成林业育苗、植树造林、封山育林、森林保护等繁重的工作任务。春天是森林病虫害的高发期,我们需要及时测报,及时防治,确保森林没有病虫害。一趟巡查最少需要两天,既没有像样的道路,也没有交通工具,我只能迈开双腿,不知疲倦地步行。冬天是护林防火的关键期,我们要加强火源管理,加大巡山护林的频率,防止森林火灾的发生。老树要删枝,小苗要抚育,就像我是一位辛勤的园丁,精心悉心地管理着那片树林。 十年的辛勤工作使得我们林地上没有发生过乱砍滥伐等事情,封山育林也取得了很好的成果。这一切,都得益于我们的辛勤工作和努力。同时,在这十年中,我养成了坚毅执着的人生性格,通过扶助幼小的爱心善举和培养行胜于言的行为准则,使我变得更加成熟和有担当。 1984年对整个武当道教和我个人来说都不是一年平凡的一年。这一年,武当山道教协会成立,并正式接管太和宫和紫霄宫,开展道教活动。同时,我怀着一颗对玄武祖师的虔诚之心,朝台室拜谒,开始步入了道教之门。从此之后,我把我的重心放在了道教活动中,并且在之后成为了武当山道士。我怀着对玄武祖师的虔诚之心,徒步登上了武当山,皈依了武当道教全真派,开始了我的修道生活。我的师傅是武当道教全真派道长王宗坤,他通过为我传授教法和戒律,帮助我成为了一名真正的道士。 很多人对道士的印象都来自于电影、电视剧等媒介,但真正的道士需要做到以下五点:首先,需要住在道观里面,以道观为单位,踏实修行。其次,需要遵守戒律,接受道教的教义和戒律。第三,需要修学教法,按照教理教义认真修学。第四,尊崇道德,认为道化万物是因为德行高尚,因此做一个高尚的人也是至关重要的。最后,需要为人处事有分寸,不过分依赖神灵,而是应该在平凡的生活中,通过自身的努力和实践,对自己的命运负起责任。 作为一名道士,我的责任是传承并弘扬正统的道教文化,以身作则,帮助更多的人成为合格的信徒,并且为社会和谐稳定作出自己的贡献。作为一名真正的道士,我深知要做到尊道贵德,这是修行的基础。除此之外,还要传播道教,让更多的人认识和了解道教文化。 在我成为道士之前,我就已经开始严格遵守道教教义和戒律要求自己。我到髽髻山进行打坐静修,跟随道长李诚玉演习功课,参加王教化的法事,听朱诚德大师讲授太极等等。我对于道教五术的“山、医、命、相、卜”有自己的理解,我认为“山”是用打坐、武学、食疗等方法培养完美的人格,“医”是用方剂、针灸、灵治等方法达到保持健康和治疗疾病的目的,“命”是通过推定人的命运,从而改善人类发展的学问,“相”是用眼睛观察物体,以进行趋吉避凶的一种方法,“卜”则是以占卜、选吉和测局等方法,来预测及处理事情。我在勤学苦练的过程中,希望能够融会贯通,更好地探究道教的精髓。 全真派是道教的一个派别,传承着老君遗教、东华演教、钟吕传教,开宗于辅极帝君王重阳。全真派以“三教合一”为宗旨,注重修身养性,弘扬道教文化,做一个真正的道士需要不断努力和坚持,也需要用自己的实际行动来传递正能量,让更多的人受益。作为一名全真派的道士,我深知全真派的宗旨,包括“全真、全精、全气、全神”和“苦己利人”,并且逐渐包容并入了太一道、真大道和金丹南宗等教派。全真派的创始人是王嚞,道名重阳子。大定年间,王重阳赴山东传教,招收丘处机等七大弟子,被世人称为全真七子。其中丘处机以74岁高龄,自山东西游35000里,在中亚遇到成吉思汗,成就了“一言止杀”的历史性创举与汉蒙佳话。他获得了元朝皇室的崇奉,被称之为“神仙”,拜之为“国师”,掌管天下道教,为全真派的发展奠定了基础。全真派规定道士必须出家住观,严守戒律,苦己利人。对犯戒的道士要严厉惩罚,从跪香、逐出,直至处死。 在我看来,上了武当山,入了全真派,就要以内丹修行为主,兼修外丹符箓,性命双修,先修性后修命。修真养性是道士的正道,要除情去欲,识心见性,以使心清静,返朴归真。三十年前,武当山道场恢复后的条件十分艰苦,但我带着对道教的虔诚之心,勤学苦练。我认为,作为一名全真派的道士,需要不断提升内在修为,拜师学艺,忠诚于教派宗旨,让全真派的道教文化更广泛地传播,并且把正能量传递给更多的人。我从未动摇过修道的信念,三十年来严守戒律,秉持苦己利人的原则,致力于弘扬道教文化,成为一名尊道贵德的道士。 作为天道承负的实践者,我深知善恶必有报应的道理。我一直把树林的管护、苦己利人的修行等身体力行的行为,当做实践道教的具体方式,得到了道友和信众的认可和赞誉。1987年8月,在武当山道教协会第二届理事会上,我当选为副会长,走上了弘扬武当山道教事业的领导岗位。 身为一名道士,我深知自身责任重大。道友的信任、信众的期盼、道教的发展以及武当山的振兴,都让我感受到了巨大的责任和压力。我一直把协助政府贯彻宗教政策列入武当山道协重要的议事日程,在维护群众整体利益的同时,也努力维护道的合法权益。通过实地调查、抓住典型、反映情况、发表见解、提出建议,据理力争地反映道协的要求,在维护武当山道协权益、提高道士待遇等方面不遗余力地开展工作。 恢复和贯彻宗教信仰自由政策,对于我们道教界来说尤为重要。我深知合理解决和信众进行宗教交流的紧迫性和重要性,因此,一直在努力推动宗教和谐交流,向社会展示了道教在当今社会中的积极面貌,进一步增强了道教的影响力和凝聚力。我在当时面对武当山的场所问题时,情况相当严峻。一些道教宫观面临自然损坏,一些则被划归到文物、园林等部门手中,甚至有一些宫观分给了个人使用。在各级党政领导的关切和关注下,我协助会长王光德,向党政主管部门提出了武当道教宫观应逐步移交道人管理的意见,并提出了移交后的管理办法。相关部门对武当山道协施展的成效给予了积极支持。除了道协最初管理的紫霄宫和太和宫外,五龙宫、青徽宫、琼台中观等宫观纷纷移交给了道协管理,使得武当山道教的活动场所得到了进一步增加。 长期以来,历经沧桑的许多宫观都已经废圯或损坏。移交的宫观中,共有残破道房300间,建筑面积和遗址达到43333平方米。这些劫后余生者成为了历史的见证,也成为了武当道教发展的希望。这些移交来的宫观已经年久失修,濒临坍塌,神像法器遗失殆尽。如何尽快修缮武当道观,更好地为道士、信众服务,更好地为经济发展服务,成为了道协面临的又一大课题。 我和会长王光德一道,向相关部门提出了修缮方案和筹备工程,并且积极向社会募集资金和物资,不断为武当道观的修缮工作做出了卓越的贡献。同时,我们也深入宫观实地勘察,针对宫观的特色和历史背景,进行了针对性的修缮和整治,使武当道观焕发出了新的生机和魅力。我和其他道协成员一同努力,一方面积极向政府部门汇报工作,争取资金扶持;一方面加强内部管理,高效使用有限的资金用于宫观维修;一方面大力在道教信众中弘扬道教文化,宣扬祖师功德和理念,并积极募集善款。 到1999年,武当山道协共争取政府拨款436万元,自筹资金3000多万元,先后对紫霄宫大殿、圣父母殿、东西宫道院、钟鼓楼进行了维修,新建了武当道教文物展览馆和东宫坤道院。对紫霄宫山门外的禹迹池进行整修,对宫内南北御碑亭进行了加顶和彩画,恢复了昔日庄严的神姿。道协又精心筹措资金700多万元,使破败不堪的琼台中观道院焕发新生。同时,对成为一片废墟的五龙宫遗址的清理工作也密锣紧鼓地进行。道协为了游客和香客的安全,投入上百万元资金修缮加固了武当山4000多米古神道台阶。在海拔1613米的武当山太和宫,我们还成功维修了皇经堂、灵官殿、朝拜殿、万圣阁等古代建筑。此外,我们还投资200多万元,兴建了建筑面积超过1000平方米的客房,为信众和游客提供了舒适的住宿。 通过我们不懈的努力和筹措,武当山道观终于焕发出勃勃生机。我们宫观的修缮和建设,为道教信众和游客提供了更为美好的参观和游览环境,也为武当山的经济发展做出了重要的贡献。当时武当山的住宿和吃饭问题十分严峻。我还记得那时候,太和宫里维修用的一块砖瓦、吃饭用的一箪饮食都是人力肩挑背驮翻越5公里山路运上去的。这些浸透了武当道人的心血和汗水,信仰和爱心的行为十分难能可贵。作为道协的负责人之一,我也将全部的身心投入到了重建武当道场这一伟大事业中。 武当山道教协会高度重视对道士宗教知识的培训,不断提升他们的宗教素质和知识水平。在宗教知识的培训方面,我提倡结合实际,注重培训武当山道教历史和道教知识。我要求道士们熟练掌握道协管理的“四宫一观”中的殿堂、神仙、匾额、对联、雕塑、摩岩、碑碣等知识和历史沿革、宗教涵义、神学价值等知识。我们协会印发了近200份辅导讲稿,确保每一位道人都可以掌握这些知识并向游人和香客进行熟练的讲解。对于勤奋学习、善于学习的道人,我们分别进行口头表彰和经济奖励,逐步将全山道众的宗教知识学习引进日常化。 通过不懈的努力和学习,武当山道士宗教素质得到了极大的提高。我们的道士们可以更好地引导游人和香客,向他们宣讲武当山的宗教和历史文化。与此同时,为了更好地满足信众和游客的住宿需求,我和其他道协成员一起筹措资金,逐步投入了历史悠久的太和宫客房的建设和修缮中,努力为他们提供更为舒适的住宿环境。通过加强宗教知识的学习,我的道协建立了一套规范化的轨道。同时,我还特别注重对道士们的科仪知识进行培训,尤其是对新入道的年轻道士们。我要求他们必须熟练掌握经典的唱诵和科仪的敲打念唱。任何在科仪中测试不合格的道士都不得转为正式道人。通过这些措施,提高了道士的自觉性和学习能力。 虽然我在忙于道教活动和道观管理工作,但我仍不忘加强自身宗教知识的学习和管理水平的提高。在这个过程中,我逐渐形成了自己的人格魅力,并在社会上产生了一定的知名度。1988年1月,我荣幸地被选为丹江口市第三届政协委员;1989年11月,我前往北京白云观参加中国道教学院主办的全真三坛戒律知识培训班学习。1992年3月,我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第五届理事会理事。1993年11月,我再次当选为武当山道教协会第三届理事会副会长。1995年,我有幸当选为湖北省道教协会常务理事会理事兼副秘书长。1996年10月,我去到中央社会主义学院参加第12期中青年爱国宗教读书班学习。1998年8月,我荣获“全国道德模范”荣誉称号。 通过不断的学习和实践,我意识到,作为一名道协的负责人,我的责任不仅是加强道士的学习和素质培养,还要将道观管理工作不断规范化和专业化,为信众和游客提供更好的服务和体验。在这个过程中,我相信只要坚持不懈地努力,我们一定能让武当山的道教文化更加充实和繁荣。2000年5月,我有幸担任湖北省第二届道教协会副会长,并于同年12月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第六届常务理事会理事。接着,在2001年10月18日,王光德会长因积劳成疾不幸离世,武当道教发展的重担落在了我的肩上。作为弘道扬法的当家人,我倍感责任重大。 2002年8月13日,在武当山道教协会第四届代表大会上,我荣幸地被选举为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我更加严格要求自己,认真贯彻落实党和国家的宗教法规政策,带领全体道众坚决维护人民利益,维护国家统一,维护民族团结。我坚定不移地走爱国爱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的道路。 在担任武当山道协会长后,我发扬武当山道人克勤克俭的传统,积极筹资对太和宫、紫霄宫、琼台等进行维修。我们先后完成了紫霄宫两座御碑亭的加顶、彩绘、复原工程;琼台中观三清殿的主体修建及殿内“三清”及大殿的贴金彩绘工程;紫霄宫十方堂翻修工程;紫霄宫东道院三清殿的修复工程等。我深知,保护和传承历史文化遗产是我们道人的责任,也是维护国家文化的重要使命。 在维修道观的同时,我也着力推进道教文化的传承与发展。我们成立了武当道教文化研究中心和少儿道教文化教育基地,推进了道教文化的普及和传播。我相信,只有通过传承和发展道教文化,才能让更多人了解武当山道教的精髓和价值。我们努力把武当山道教协会管理的宫观和祖师道场维护得更好。我作为武当山道教协会的会长,一直致力于宫观和祖师道场的维护和建设。我们完成的维修项目包括琼台中观三清殿屋面的换瓦、太和宫朝拜殿的维修、紫霄宫两座御碑亭的加顶、彩绘和复原工程、琼台中观三清殿维修和殿内“三清”及大殿的贴金彩绘工程等。在我担任会长的2009年春天,决定筹资三千五百万元购回武当山九宫之一的净乐宫。现在,武当山道教协会已经管理着太和宫、紫霄宫、清微宫、五龙宫、净乐宫、琼台中观、武当山道教学院和武当山道教武术学院共“五宫一观两院”。 我们努力让这些宫观焕然一新,神像法器各得其位,祖师香火日益兴旺,武当道教法事活动、武当文化教育活动、武当武术传播活动都有了显著的发展。从我担任会长的2002年至今,道协已经筹资8000多万元用于各项宫观的维修,新建武当山道教学院,收回净乐宫,组建武当山道教功夫团,完善各项消防安全设施。我们已经有效地保证了世界文化遗产的安全,并逐步恢复了玄武道场宏伟壮观的本来面目。 我认为人才是兴道之基、弘道之本,我们需要有更多的人才来逐步推动宫观和祖师道场的建设与发展。道教全真派的传统是:“人能弘道,非道弘人。”作为一名道教徒,我相信只有通过人才的培养和发掘,才能实现道教的长远发展。,才能挂上“道士”称号。 我知道,举办传戒的道观首先必须是十方丛林宫观,也就是经过规范管理,配备有固有制度,具备资格和实力举行大型宗教活动的道教宫观。在这样的宫观中,常住道士是主人,宫观是他们修行的地方。而这样的道士都是通过公正选举,能力高强而来的。由于丛林宫观的道士来自四面八方,因此宫观的管理也需要注重公正和制度。从2007年开始,我们制定和完善了武当山道风道纪制度,包括穿戴规定、学习要求、考核等等。制度要求全山道士必须按照武当山全真派的规矩,在宫观中“必须”着道衣道帽并严禁俗家服装。对于不服从管理的道士,我们将对其进行严肃处理。此外,我们鼓励道士们努力学习道教经韵科仪,要求凡是转为正式道士的学员必须掌握一定的经书和经韵法事中的乐器或念唱段子,学会太极拳、武当剑,并接受协会领导班子的考核后才能挂上“道士”称号。 我深知,管理规范和清规戒律制度的规定对于宫观和道士的发展都是很有帮助的。我们需要始终牢记十方丛林宫观的定义和要求,继续加强制度规范和管理要求的落实,以期为宗教活动的举办提供更好的保障。我知道,成为一名正式道士需要通过一系列的考核,并且必须能够满足一定的学习要求。此外,根据实际情况,我们十分重视规章制度的执行,派专人监督道风道纪的实施。这在一定程度上规范了道士的言行举止,提升了我们道士和协会的形象。在宫观内,我们要求道士必须穿着整齐的道衣道帽,如有事请假,也需要提前向管理人员报备。我们强调宫观内部秩序的井然有序,这有助于教务活动和各项工作的顺利开展。在进行严格的道士管理和遵守规章制度的同时,我非常注重人才建设,我们积极招收修道功力强的人士加入武当道协。除了日常的教务活动,我经常抽出时间了解道士们的内心感受,解除他们的困惑和后顾之忧。经过一段时间的发展,现在,武当山道协的庙道士、学员和工作人员从2000年的一百多人发展到了2013年的三百多人。这些人员的文化水平、专业能力和道德修养都得到了很大的提高。 我的信条是,“道教提倡三教合一,三教平等,儒、释、道的核心都是‘道’。”因此,我们不仅要走出去弘扬道教精神,也要欢迎更多的人加入我们,热情地服务他人。离开武当山,我们也在持续的进修和开展各种行动,努力为更多的人传播道教的真谛。我知道,学习其他宗教和其他道观的好经验好方法,是弘扬武当道教文化祖师功德的重要手段。我和武当山道协领导带头到中国道教学院、社会主义学院学习交流,其他道士则根据自己的专长和需要,到武汉音乐学院、武汉体育学院、三清山、茅山、龙虎山、鹿邑太清宫、泰山碧霞祠、华山玉泉院等地学习专业知识,传播武当道教。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武当道教,我们经常会派出高功大德前往河南、湖北、陕西等省,参加地方道教法事、庆典活动,与当地道友和信众零距离接触,面对面交流,从而增进了群众对武当道教的了解,扩大了武当道教的影响力。近二十年来,武当道教在海外的影响力不断增强,我和道协也多次受邀出国传经布道。我们在中国、香港、澳门,以及新加坡、韩国、美国、澳大利亚、马来西亚、菲律宾等国家和地区都曾出席活动。例如,2006年3月12日到3月17日,应新加坡道教总会的邀请,我们组团36人前往新加坡。在六天的时间里,我们用精彩的武当武术和道教音乐表演为当地人民带去了难忘的精神享受。我感到非常自豪,因为我们的武当道教活动掀起了在新加坡广大华人的好评,就连身为印度族的新加坡共和国总统纳丹先生也对我们道协的精彩表演赞叹不已。我们迎进武当,着力提高接待水平,以诚信和仁爱为主导,赢得了人们的尊重和信任,为地方旅游经济发展创造了良好的氛围。我们不断提高“五宫一观两院”道士的服务质量和水平,以热情、周到、耐心、文明的态度邀请信众和游客,为他们提供优质服务。不管是富有还是贫困,不管是将军官员还是平民百姓,我们的道协始终坚持以礼相待,以热情周到的理念赢得了人们的认可和赞赏。根据初步统计,我们管理的“五宫一观两院”2013年接待信众和游客二百多万人次,其中既有大量的普通民众,也有包括领导人在内的官员,不仅有黄皮肤的中国人,还有其他肤色的外国人,如来自美国吉姆斯大学和法国养生学院的学生,还有来自中国其他道观的道士。我们将继续努力提高服务水平,让更多的人了解和认同武当道教。我和其他宗教界朋友之间保持着良好关系,例如英国国教圣公会和坎特伯雷大主教威廉姆斯等。在我们这里,没有接到关于道协和道士的投诉,信众和游客感受到的是武当道教海纳百川,道法自然的博大和精深。为了弘扬武当道教文化,我提议创办了武当山道教内部刊物《武当道教》和《中国武当道教网》。如今,《武当道教》和《中国武当道教网》已成为让中外了解武当山道教协会的媒介和途径。我们还参与整理、出版了《中国武当中草药志》、《武当山画册》、《玄天上帝典藉》、《武当山道教宫观建筑群》等,给电视连续剧《武当》、大型高清纪录片《问道武当》、《太极武当》等多部影视剧制作提供了大力支持和配合。为了弘扬武当武术,我们还成立了武当山道教功夫团,投入了大量人力物力购买练功场所并置办了训练器械服装和生活设施。得益于国家和省、市人民政府的重视关怀,我提议创办中国武当山道教学院,聘请高校教授和高功大德担任教师,并招收有志向的学员。通过这样的努力,我们正在努力弘扬武当道教文化,让更多人了解和认识我们的道教。我志于道教事业,曾经入读武当山道教学院,我成绩合格后,获得了道教界承认学历的毕业证书。现在,武当山道教学院已经培养了三届学生,一百多人从学院毕业,他们开始致力于从事道教事业。 武当山道协会积极参与广泛的中外道教文化交流。先后接待了来自港、澳、台地区、东南亚、日本、美国、欧洲等国家的2000多个道教参访团。道教协会还70多次组团到大陆、香港等地区、东南亚、欧洲及美国等国家进行宗教文化访问交流活动。道协会派人多次参与各地的大型道教学术研讨会,其中2009年和有关部门成功举办了第五届国际道教学术研讨会,2013年同时参与举办了第三届海峡两岸武当文化学术研讨会。武当山道教经忏功夫团还先后参加了香港国际道德经论坛大会、成都道教文化节、北京非物质文化遗产展演、第九届武汉道教音乐节等,表演武当武术、道教音乐,都获得了好评。我们还加大对武当山道教知识产权的保护力度,经道协申请,国家商标局批准注册了“武当山”、“武当道教”和“武当道”等20类商标。当前,武当山的武术和宫观道乐已经被列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这让我感到很自豪。在2003年,我当选为湖北省政协委员,同时还当选为丹江口市政协和十堰市政协委员。2007年12月3日,我又当选为湖北省道教协会名誉会长和资议委员会主席。在2008年的2月份,我又当选为政协第十一届全国委员会委员。在2010年12月的第八次全国道教代表会议上,我当选为中国道教协会副会长。最后,在2013年的2月份,我又当选为政协第十二届全国委员会委员。作为全国政协委员,我身在武当,但是我将目光放在全国范围内并积极参政议政,为地方的发展建言献策。仅在2011年的全国政协议会上,我就提交了3份高质量的提案。我建议加强对“武当道茶炒制技艺”和“尹吉甫传说”的国家级非遗名录申报和指导。我还提议修建南水北调中线核心水源区丹陶高速公路,修建襄渝铁路与宁西铁路丹江口至西峡连接线。这些提案都已提交国家有关部门研究处理。我是一名慈善家,信奉道教教义讲究仙道贵生,济世利人的信念。作为武当山道教协会的成员之一,我们一直积功累德、善施仁舍、化己度人,以具体行动展现对弘扬向善度人传统的支持。我们致力于赈灾扶贫、社会公益、慈善救助等活动的开展,将中国道教的优良传统充分发扬。尤其在国家和人民遭遇灾难时,我们会举办法事活动祈福、超度逝者、为人民消灾。我作为武当山道教协会的一份子,每当国家和人民遇到灾难,我都会为他们祈求祈福、超度逝者、为人民消灾。比如,在青海玉树发生地震灾害时,武当山道教学院为灾区举行“荐拔玉树地震遇难同胞暨祈福消灾”,为地震罹难者超度,为受灾同胞祈福、消灾。我们祈求逝者安息,早日超度;祈福生者坚强、健康安宁;祈求国泰民安,社会和谐。“8?8”风灾水灾过后,武当山道教协会与圣事会、高雄大道院在海峡两岸同时举行为“8?8”风灾水灾祈福解厄追荐会暨捐赠善款仪式。武当山道教协会两次为受灾同胞捐款,支持他们重新建立家园。我们相信,这是我们作为道教信仰者,济世度人的义不容辞之责。拉克”强台风重创中南部的消息让我非常担忧,作为武当山道教协会的成员之一,我对因风灾水灾遇难的同胞表示深切哀悼。我和我的团队向受灾同胞献上了一份心意,捐出了10万元人民币。该款项通过湖北省道协和中国道教协会的道教团体转交救灾机构。在2009年10月1日,我和武当山道教协会的众人聚集在紫霄宫,隆重举行了新祖国六十华诞祈福活动。我们希望伟大的祖国能够繁荣昌盛、富强。我们充分表达了武当山道教界的慈悲情怀,表现出了我们爱国爱教、保家为民的态度。当天,武当山道协会长李光富主持祈福活动,副会长刘文国及各管委会道众参加祈福。根据《中国武当新闻网》报道,“2013年1月15日,武当山道教协会一行人,来到武当山特区寨沟福利院、大湾福利院,看望慰问福利院的孤寡老人,为他们带去了大米、面粉、面条、食用油、白酒、粉条、棉鞋等价值两万元慰问品。道教协会每到一处就拉着福利院老人们的手,关心他们的健康和安康。老人们看到他们就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依依不舍。多年来,武当山道教协会坚持做出这一善举,发扬了道教济世利人的优良传统。这是我们作为道教信仰者,济世度人的义不容辞之责啊。武当山道教协会的致力于救助弱势群体的行动赢得了我深深的敬意。根据未完全统计的数据,武当山道教协会先后向中国南方雪灾地区捐款10万元、向四川汶川地震灾区捐款30多万元、向青海玉树地震灾区捐款10万元、向印度尼西亚海啸灾区捐款10多万元、向西部功德林捐款5万元,向8.8风灾水灾灾区同胞捐款10多万元。同时,我们还向武当山及其周边地区的敬老院、福利院、中小学校、贫困乡村建设等捐款捐物,累计捐款捐物达500多万元。 2012年,中国道教协会主办的武当大兴600年“罗天大醮”,是由武当山道教协会承办的重要活动,得到了国家宗教局的批准。活动历时十天,于10月26日结束。来自北京白云观、四川青城山、江苏茅山、山东泰山、江西龙虎山和、香港和新加坡等海内外28所著名道观的经团、高功、经师、法师近千人齐聚武当山太和宫、琼台中观、紫霄宫、南岩宫、太子坡、玉虚宫、静乐宫,一起弘道扬法,奉天祀神,祈求国泰民安、风调雨顺。通过这些行动,我们在道教界展现了爱心与关怀,践行着道教灵魂的济世利人传统。“罗天大醮”是道教斋醮科仪中非常隆重的一项宗教活动,它希望能够带来风调雨顺、社会和谐、以及世界和平。我了解到,“罗天大醮”是道教中最为隆重和高规格的法事活动,其名称来自罗天,意味着请神灵品位的高超、数量的多以及功德目的的高度。大醮表示仪式规模之宏大和参加道众人数之众多。因此,“罗天大醮”被视为道教界最为隆重和重要的宗教活动之一。今年,武当山举行了大兴600年“罗天大醮”,这是自武当山有史以来第二次举办“罗天大醮”,不仅是武当山近几百年来规模最大的一次道教活动,也是我国道教近代以来规模最大的。据武当山道教协会会长李光富介绍,各名山宫观的经师、高功,在武当山大兴600年“罗天大醮”期间,相互尊重、交流和学习,互相促进,推动了道教界的友好合作,加深了了解,增进了友谊,取得了成功。这次大醮充分体现出了道教界对祖国的爱、对道教的爱和对统一祖国、世界和平的期望,也体现了党的宗教信仰自由政策的可贵。我相信,这样的宗教活动,一定会得到道内同仁和社会各界的好评。这次罗天大醮有六个主要特色:第一,参加经乐团的地域之广泛,不光有来自中国、香港的道众,还有来自新加坡的,观看者更包括了英国、澳大利亚、美国、马来西亚等多个国家的旅客。第二,经师和高功聚集一堂,是经师高功的盛会。第三,各经乐团虽然仪轨不同,设坛威仪也不同,但都能相互尊重、相互相似学习,增进了解,是团结和谐的盛会。第四,它是一次醮仪大交流的盛会,涉及到都坛、皇坛、赐福坛、如意坛、三界坛、诸真坛、集神坛、吉祥坛、延生坛、青玄坛、顺星坛、报恩坛、宣忏坛、慈恩坛、雷坛、度人坛、降真坛、祝愿坛和祈祷坛等,每个坛都有不同的特点。第五,中国道教协会成功地在这次罗天大醮期间召开了第四届玄门讲经大会,进一步倡导了道教界学经、讲经的优良传统,促进了信仰和道风建设,评出了6位讲经获奖选手和一批抄经作品获奖者,并对推动扩大道教文化的影响起到了积极的作用。第六,收获之大不仅促进了道教界之间的互相交流,也提升了道教人员素质,促进了武当山有关宫观的复修,还提高了道教者坚守信仰的决心和勇气。我相信,这样的罗天大醮必将更好地传承和发扬道教文化,也更好地传达了我们对于和谐、安康和和平社会的美好期望。我深感荣幸,能够参与到武当大兴600年的庆典中。武当山所在的湖北省十堰市,属于全国政策贫困县市,且集“老、少、边、穷、库”于一体,民生问题是我的重要关切。在政协会议上,我提交了关于做好十堰库区移民工作和关于加强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库区水源生态特别保护的专门提案,希望通过这些措施为十堰市库区民众的生活和生态保护做出贡献。提案中我建议中央政府加强对丹江口库区水源生态特别保护区的保护,实施退耕还林计划、加快库区荒山造林、实行迁移扶贫、加强对库区湿地的保护和市县区生态家园建设,保障移民能够移得走、稳得住、能致富。我呼吁国家采取得力措施和实施切实可行的优惠政策,提高对外迁移民的补偿标准,使移民补助标准逐渐增加到1万元以上。同时,我建议对于移民的门面房屋、三年内资金来源合法的车辆应纳入补偿范围。我相信,这些提案的实施将对于武当山所在地及库区民众有着积极的意义,同时有助于促进社会和谐稳定和全面生态保护。作为全国政协委员和湖北省十堰市的民代,我关注到南水北调中线工程丹江口水库移民问题和库区经济社会的可持续发展,提出了一系列有关提案。我认为,对于移民所失去的财产,例如房屋、经济林园和渔船渔具等,应该予以全额补偿,并提高移民渔船渔具的补偿标准,鼓励移民外迁。同时,应该针对库区和水源区实行特殊的产业扶持政策,引导库区和水源区兴建科技含量高、经济效益好、环境污染少,劳动就业密集的产业群,从而解决富民、富县、富市的问题,加快农村劳力向二、三产业转移,推进城镇化建设,发展现代农业,进一步解决面源污染问题,实现调水工程的南北双赢。我呼吁国家和相关部门对丹江口水库移民进行对口支援和开展活动,鼓励和支持工程受益区及全国发达省份,与库区和水源区县市区、乡镇开展对口支援,实现优势互补、互利互惠、长期合作,以促进库区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稳定。作为一位全心全意为民服务的政协委员,我愿意通过行动,为十堰市民的生活和地区的发展做出贡献。正如《论语》中所说:“君子欲讷于言而敏于行。”我将继续以行动来践行我的诺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