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工开物卷2乃服诗解5取茧物害择茧造绵

蓝网道家思想网

【天工开物】卷2乃服诗解5取茧物害择茧造绵 题文诗: 凡茧造三,日则下箔,而取之其,壳外浮丝, 一名丝框,湖郡老妇,贱价买去,铜钱坠纺, 锤打成线,织成湖绸.去浮之后,其茧必用, 大盘摊开,架上以听,治丝扩绵.若用厨箱, 掩盖则必,浥郁而丝,绪断绝矣.凡害蚕者, 有雀鼠蚊,三种雀害,不及于茧,蚊害不及, 早蚕鼠害,与相终始.防驱之智,是不一法, 唯人所行,雀屎黏叶,蚕倘食之,立刻死烂.凡取丝必,用圆正独,蚕茧则绪,不乱若双, 茧并四五,蚕共为茧,择去取绵,用或以为, 丝则粗甚.凡双茧并,缫丝锅底,零余及并, 出种茧壳,皆绪断乱,不可为丝,用以取绵. 用稻灰水,煮过倾入,清水盆内,大指去甲, 净尽指头,顶开四个,四四数足,用拳顶开, 又四四十,六拳数后,上小竹弓.此庄子所, 谓洴澼絖.湖绵独白,净清化总,缘手法妙. 上弓之时,惟取快捷,带水扩开.若稍缓水, 流去则结,块不尽解,色不纯白.治丝余者, 名锅底绵,装绵衣衾,内御重寒,谓之挟纩. 取绵人工,难于取丝,八倍竞日,只得四两, 用此绵坠,打线以织,湖绸者价,颇重绵线, 登花机者,名曰花绵,价尤重也.精心择茧.
取茧【原文】凡茧造三日,则下箔而取之。其壳外浮丝,一名丝框者,湖郡老妇贱价买去(每斤百文),用铜钱坠打成线,织成湖绸。去浮①之后,其茧必用大盘摊开架上,以听治丝、扩绵②。若用厨箱掩盖,则浥郁③而丝绪断绝矣。
【注释】
①去浮:除去浮丝。
②听:准备。治丝、扩绵:缫丝、制丝绵。
③浥郁:受潮,霉湿。
【译文】 蚕上山簇上结茧三天之后,就可以拿下蚕箔进行取茧。蚕茧壳外面的浮丝名叫『丝匡』(茧衣),湖州的老年妇女用很便宜的价钱买了回去(每斤约一百文钱),用铜钱坠子做纺锤,打线,织成湖绸。剥掉浮丝以后的蚕茧,必须摊在大盘里,放在架子上,准备缫丝或者造丝绵。如果用橱柜、箱子装盖起来,就会因湿气郁结疏解不良而造成断丝。
物害【原文】凡害蚕者,有雀、鼠、蚊三种。雀害不及①茧,蚊害不及早蚕,鼠害则与之相终始。防驱之智是不一法②,唯人所行也(雀屎黏叶,蚕食之立刻死烂)。
【注释】
①不及:影响不到。
②防驱之智:预防和消除的办法。不一法:不光一种方法。
【译文】
危害蚕的动物,有麻雀、老鼠、蚊子等三种。麻雀危害不到茧,蚊子危害不到早蚕,老鼠的危害则始终存在着。防害除害的办法是多种多样的,随人施行(麻雀屎黏在桑叶上,蚕吃了会立即死亡、腐烂)。
择茧【原文】凡取丝必用圆正①独蚕茧,则绪不乱。若双茧并四五蚕共为茧,择去取绵用。或以为丝则粗甚。
【注释】
①圆正:形状圆滑、端正。
【译文】
缫丝用的茧,必须选择茧形圆滑端正的单茧,这样缫丝时丝绪就不会乱。如果是双宫茧(即两条蚕共同结的茧)或由四五条蚕一起结的同宫茧,就应该挑出来造丝绵。如果用来缫丝,丝就会太粗而容易断头。
造绵【原文】凡双茧并缫丝锅底零余,并出种茧壳,皆绪断乱不可为丝,用以取绵。用稻灰水煮过(不宜石灰),倾入清水盆内。手大指去甲净尽,指头顶开四个,四四数足,用拳顶开又四四十六拳数,然后上小竹弓①。此【庄子】所谓『洴澼絖』②也。湖绵独白净清化者,总缘手法之妙。上弓之时,惟取快捷,带水扩开。若稍缓,水流去,则结块不尽解,而色不纯白矣。其治丝余者名锅底绵,装绵衣、衾内以御重寒,谓之『挟纩』。凡取绵人工,难于取丝八倍,竞日只得四两余。用此绵坠打线③织湖绸者,价颇重。以绵线登花机者名曰花绵,价尤重。 【注释】
①手大指去甲净尽……小竹弓:大意为把大拇指的指甲剪净,然后用指头顶开四个蚕茧,套在其他四个指头上,每个指头各套四只蚕茧,即所谓『四四数足』;再用拳把蚕茧顶开,如此共顶四四一十六拳,然后就上小竹弓来弹丝绵。
②【庄子】所谓『洴澼絖(pínɡ pì kuànɡ)』:按【庄子·逍遥游】:『宋人有善为不龟手药者,世世以洴澼絖为事。』此『洴澼絖』乃指在水中漂洗绵絮。
③绵坠打线:即前『取茧』条所云。
(卓注:) 丝绵:最早是用来制作冬衣,古代汉人夏季服葛麻纱罗、冬季以丝绵充絮。如果是冬天,袍内应絮绵。颜师古注:『渍茧擘之,精者为绵,粗者为絮。今则谓新者为绵,故者为絮。』简单地说,就是以下脚茧和茧表面的乱丝为原料加工而成的絮状物,好一点的称为绵,次一等的称为絮。
【译文】
双茧和缫丝后残留在锅底的碎丝断茧,以及种茧出蛾后的茧壳,丝绪都已断乱,不能再用来缫丝,只能用来造丝绵。将这些造丝绵的茧子用稻灰水煮过(不宜用石灰)之后,倒在清水盆内。将两个大姆指的指甲剪干净,用指头顶开四个蚕茧,套在左手并拢的四个指头上作为一组,连续套入四个蚕茧后,取下,为一个小抖。做完四组,再用两手拳头把它们一组一组地顶开,拉宽到一定范围,连拉四个小抖共十六个茧,然后套在小竹弓上,这就是庄子所说的『洴澼絖』。
唯有湖州的丝绵特别洁白、纯净,是由于造丝绵的人手法非常巧妙。往竹弓上套时,必须动作敏捷,带水拉开。如果动作稍慢一点儿,水已流去,丝绵就会板结,不能完全均匀地拉开,颜色看起来也就不纯白了。那些缫丝剩下的,叫做『锅底绵』。把这种丝绵装入衣被里用来御寒,叫做丝绵被,即『挟纩』。制作丝绵的工夫要比缫丝所花的工夫多八倍,每人劳动一整天也只得四两多丝绵。用这种绵坠打成线织成湖绸,价值很高。用这种绵线在花机上织出来的产品叫做『花绵』,价钱更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