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谊新书第42卷谕诚诗解成汤网开三面昭王体民疾暖不弃履民文王梦枯骨礼葬豫让义死知

蓝网道家思想网

在贾谊的新书第42卷中,他探讨了一则富有哲学意味的故事,其中汤王设下陷阱,四面设网,祈祷天地神明,以吸引各方人民自四面八方涌至,最终陷入网中。汤王认为,能够收纳如此众多的人民,胜似暴君桀。他下令去掉三面的网,只留下一面,然后教导人民如同蛛蝥编织网一般,自主选择方向,高低,左右,但要自行承担犯命之责。

士民们听闻汤王的德行,感慨不已,认为汤王的仁德连禽兽都能感知,更何况我们这些人呢。于是,人民对上位者充满敬意,时刻准备为他们效力。然而,当时昭王却陷入饥饿,只有两觚酒,身披重裘而立,心怀愁苦,与外界寒气相比,却感到毫无温暖。他开始思考,汤王时代人民何其幸运,而我又如何?

因此,他向府库索取裘皮,以温暖那些寒冷的人,分发粮食以救济那些挨饿的人。然而,两年后,阖闾侵袭郢城,昭王被迫逃往隋国。诸位获赐物品的人纷纷请求返回,最终在战乱中牺牲。这一晚,阖闾占领了都城。

在困苦之际,昭王面临了五次的被迫迁徙,无法逃脱楚国的压力,最终不得不撤退。然而,他再次回到了自己的王国。当房也拥有着高尚的品德。昔日,楚国的昭王与吴国发生了一场战斗,楚国失败,昭王失去了鞋履,行走时一只鞋掉落,但他并没有回头寻找。当走了三十步后,他又折返回去寻找失落的鞋。当他到达隋国后,左右的人们问他为什么要如此舍近求远,只为一只鞋。昭王回答说:楚国虽然贫穷,但是难道一个鞋子都不能心疼吗?这只鞋,让我想起了家乡,于是我回去找它。从那以后,楚国的人民普遍变得宽厚仁爱,没有人再互相抛弃。

在另一个故事中,文王白天正在休息,梦中有人告诉他,自己东北陬地有一处枯骨,请求文王为他举行合适的葬礼。文王答应了这个请求。醒来后,他召集官员前来查看,果然找到了枯骨。文王立即下令,要按照君王的规格来安葬这个人。但是,有人建议,因为这个人不是贵族,可以让五名大臣来处理葬礼。文王坚持自己的承诺,认为梦中已经答应了,怎能违背诺言呢?士民们听闻此事,都认为,如果君主因梦境而背弃对枯骨的承诺,又何况对生者呢?于是,人民对上位者心存信仰,准备为他们服务。

最后,有关豫让的故事。曾经,中行之君智伯灭掉了中行氏的家族,豫让作为中行氏的成员,不得不去侍奉智伯。但在赵襄子统治时期,豫让反抗了智伯,导致了战局的变化。

曾有一人,深陷困境,忍饥受饿,以致如吞炭般难受。他前去请求自己的妻子帮助,但妻子却不认出他。这人在暗中伏击襄子,五次出手均未中标。襄子备受困扰,食不下咽,晚上难以入眠,甚至出现身体不全的现象。

有人谴责这位叫豫让的人,称其不守诚信,为了复仇竟然背叛中行氏。他们认为,这种行为无比可耻!他必然会在此事中身败名裂,生吞炭炙,身躯分崩离析,智伯如何会与以前的自己如此不同?

然而,豫让却回答说,他曾侍奉过中行君,穿着华美的衣裳,享受着奢侈的生活,被众人优待,因此,他也对众人付出了他的一份。他既然为众人而活,也因众人而获得报酬。因此,人们说:为知己者死,为讨好己者,容颜非虚,言行必在自律之中。

原文中提到的汤王设下的网,张开四面,吸引了各方人民前来。汤王认为,如此众多的人被网困住,胜似暴君桀。他命令去掉三面的网,只留下一面,然后教导人民自主选择方向,不再受束缚,但也要自行承担犯命之责。士民们听闻后纷纷称赞汤王的德行。

那时,汤王设下了广阔的网,四面张开,吸引了各方人民前来,使得连禽兽也都被吸引而来。汤王认为,能够吸引如此众多的人民,胜似桀暴君。他下令去掉三面的网,只留下一面,并教导人民自行选择方向,不再受到束缚,但也要自行承担犯命之责。士民们闻此言,纷纷称赞汤王的高尚德行。

在另一场景中,楚国的昭王站在当房,感到浑身颤抖,表情阴郁,他自诉说: “朝来饥饿,只有两觚酒,穿上重裘,站在这里,我还感到寒冷,更何况是我国的百姓呢?” 于是,昭王决定采取行动,他将自家的裘皮分发给那些寒冷的人,将仓库中的粮食分发给那些挨饿的人。然而,两年后,阖闾突袭郢城,昭王被迫逃往隋国。那些曾受昭王赐予的人们请求能够返回,但最终却在战乱中丧生。

另一则故事中,昔日楚国的昭王与吴国交战,楚国失利,昭王逃离,却不幸失去了一只鞋。他行了三十步后,又折回去找寻失去的鞋。当他到达隋国时,左右的人不解,问他为何如此舍近求远,只为了一只鞋。昭王回答说,楚国虽然贫穷,但难道一只鞋子都不值得珍惜吗?这只鞋子,让我思念着家园,因此我回去找寻它。从那时起,楚国的风俗变得宽厚仁爱,不再互相抛弃。

最后,文王白天正在卧床休息,梦中有人呼唤他,登上城墙,对他说:“我就是东北陬地的枯骨,希望你能按照君王的仪式来为我举行葬礼。”文王应允了。醒来后,他召集官员前来查看,果然找到了枯骨。文王下令,要按照君王的规格来安葬这个人。然而,有人建议,因为这个人并不是贵族,可以请五名大臣来处理葬礼。文王坚持自己的承诺,认为梦中已经答应了,怎能违背诺言呢?士民们听闻此事,都认为,如果君主因梦境而背弃对枯骨的承诺,又何况对生者呢?

古时,商汤目睹狩猎之人四面布网,祈愿道:「从天上降临,从地下升起,四面涌来,都被我的网困住。」汤王领悟到:「所有都已汇集,不似夏桀之暴行。」于是,他下令移去三面的网,只留下一面,并教导那人说:「就像蜘蛛编织网一样,现在的人类要依循这种方式。想往左就去左,想往右就去右,想飞高就飞高,想落低就落低,我将承受违命之责。」人民听闻此教,无不称赞汤王的高尚德行。

在另一个叙述中,豫让为中行氏效力,后者被智伯消灭。随着赵襄子击败智伯,豫让却改变了面貌,深藏巧计,忍受困苦。他吞食炭灰以至于噎住,请求他的妻子帮助,但妻子却无法识别他。随后,他伏击了襄子,五次出手均未中标。襄子备受困扰,食不下咽,一夕之间五次改变卧姿,甚至出现身体不全的现象。有人指责豫让说:「你没有为中行家族的灭亡而死,反而效忠于对头,何等可耻!如今你必将身体分裂,化为灰烬,奉献给智伯,和你以前截然不同的行为。」然而,豫让回应道:「我曾侍奉中行之君,与他共享华丽的衣物,与他共同分享舒适的床枕。众人供养我,我也因此为众人服务。当智伯用衣物拆分我,用鼎实填充我时,我抖起袖子,献上自己,国士大夫待我如此,我自当以报之。」因此,有言在先,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并非虚言,言行应符主道。

在古代,汤王的行动是如此令人深思。他布置陷阱,四面设网,吸引人民前来,自愿陷入陷阱。他呼吁人们:「愿意往左的往左,愿意往右的往右,愿意高飞的高飞,愿意下降的下降。我请求接纳那些自愿投身罗网的人。」士人和百姓听闻这一事迹后,感叹商汤的仁德之深,更何况对待他们呢?因此,人民亲近他们的君主。

楚国的昭王站在厢房中央,面容阴冷,感受到了严寒,他说:「早上,我在饥饿之时,只有两杯酒,即便穿上厚毛皮衣,我仍感到深寒。我思及我元元之百姓,又将何去何从?」于是,他拿出官府的皮衣分发给那些感到寒冷的人,从仓库里取出粮食来救济那些饥饿的人。然而,两年后,吴王阖闾袭击了楚国的郢都,昭王被迫逃到隋国。那些之前在厢房中受到赐予的人们请求能够回去,为国捐躯,最终在战乱中丧生。这一切的背后,显示了在厢房中施行仁德之举的重要性。

在昔日的战争中,楚国的昭王与吴国交战,楚队战败,昭王逃离,麻布鞋破损,一只丢失,行了三十步后,又回去寻找丢失的鞋子。当他到达隋国时,左右的人不解,问他为何如此舍近求远,只为了一只鞋。昭王回答说,楚国虽然贫穷,但是难道一只鞋子都不值得关心吗?这只鞋子唤起了我对家园的思念,因此我回去寻找它。从那时起,楚国的风俗变得宽厚仁爱,不再互相抛弃。

在古代,楚昭王曾经在战斗中失去了一只鞋子,而他竟然因此放下一切,回头寻找这只失落的鞋子。当他被问及为什么如此舍近求远,他回答说:“楚国虽然贫穷,但我岂会吝啬一双鞋子?这只鞋子唤起我对家园的思恋,我愿意为了它返回楚国。” 从那以后,楚国的风俗变得更加仁爱,不再互相遗弃。

周文王白天在寝室休息,梦中有一位神秘的声音呼唤他,站在城墙上,说:“我是东北角的一具枯骨,请按君王的葬礼仪式埋葬我。”文王答应了这个请求。醒来后,他召集官员前来确认,果然发现了这具枯骨。文王坚持要按君王的葬礼来安葬这位神秘的人,但官员建议,因为这人身份不明,可以请五名大臣来处理葬礼。文王却坚守自己的誓言,认为梦中已经答应了,怎能违背诺言呢?士民听闻此事,都认为,如果君主因梦境而背弃对枯骨的承诺,又何况对活人呢?因此,百姓对他们的君主深感信任。

豫让曾侍奉中行君,然后智伯灭了中行氏,于是豫让投奔了智伯。然而,当赵襄子击败智伯后,豫让改变了容貌,吞食木炭以至于失去了说话的能力。他乞求他的妻子帮助,但妻子却无法认出他。随后,他埋伏起来刺杀赵襄子,但五次刺击均未成功。赵襄子深感惊恐,食物丧失了滋味,甚至一夜之间五次改变卧姿,身体丧失了完整性。有人责备豫让说:“你竟然没有为中行家族的灭亡而死,反而效忠于对头,何等可耻之甚也!如今你必将身体分裂,奉献给智伯,与你以前截然不同的行为。”然而,豫让回应说:“我曾侍奉中行之君,与他共享华丽的衣物,与他共同分享舒适的床枕。众人供养我,我也因此为众人服务。当智伯用衣物拆分我,用鼎实填充我时,我抖起袖子,献上自己,国士大夫待我如此,我自当以报之。”因此,有言在先,士为知己者死,女为悦己者容,这并非虚言,言行应符主道。

在古代,豫让曾经侍奉中行君,但后来中行氏被智伯灭掉。随着赵襄子打败了智伯,豫让改变了容貌,吞食木炭以至于失去了言语的能力。他不敢公开现身,每夜都要四处迁徒,睡在不同的地方。有人对豫让说:“你竟然不为中行氏牺牲,反而侍奉了他们的仇人,这种行为何其可耻!如今你肯定会化身碎骨,为智伯复仇,为何与以前如此不同?”豫让回应道:“当我侍奉中行君时,他供给我华美的帷帐作衣物,提供门栓作枕头。他如同对待一般人那样待我,因此我也如此回报他。当我侍奉智伯时,他把衣物分给我穿,呈上美食于鼎中,还昂首礼遇我。他像对待国士一样对待我,我当然应以国士的方式来回报他。”因此,有句谚语说:“士为了知己而愿去献身,女人为了取悦所爱而装扮。这不是多余的言语,根本在于主上如何对待臣下。

附注:

  1. 袂:指衣袖。
  2. 冗言:指无用的言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