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思想漫谈贾谊笔下的容颜与行为

蓝网道家思想网

道家思想馨香:贾谊笔下的容貌与行动 《新书》卷38的容经诗解1中,贾谊运用了道家思想,阐述了个人的四种志向,以及每一种志向所对应的特征与色彩。志向形态内聚,色彩流露外溢,二者相互映照,促进了人的内外协调。 容貌的四种起意,分别是朝廷、祭祀、军旅、丧纪。朝廷之容,顺风而呼,欣然以敬。祭祀之容,敬而婉,恭敬而又不失姑息。军旅之容,则勇而威烈,进退高昂。丧纪之容,则慑怯而忧虑,仿佛无所逃隐。这便组成了容经。 四种视觉法则分别是朝廷、祭祀、军旅、丧纪。朝廷之视,平和而有涵养。祭祀之视,如将帅一般。军旅之视,则坚定有力,如出奇制胜一样。丧纪之视,则住泊而抱愁,时刻顾忌。这组成了视经。 言语亦有四种技巧:朝廷之言,以敬和煦;祭祀之言,序言以文;军旅之言,笃实断喝;丧纪之言,则懊丧苍凉,仿佛言语匮乏。此乃言经。 固颐正视,平肩直背,双臂如抱鼓,双脚容易相离二寸。面向正前方,微仰头颈,目光中正直挺。这便是经立,并有共立、肃立、卑立之称。身体挺直不曲折,好比一支竹子,顶端微微颤抖,像流淌着清新的泉水,端庄而不失活力。道家思想妙解:贾谊笔下的坐行礼容 在《新书》卷38中,贾谊详细阐述了坐行礼容的细节,贯穿其中的是道家思想的智慧和哲学意味。 在经坐方面,微俯而不出寻常,为共坐;微低而不出凡庸,为肃坐;废首低肘,为卑坐。这三种坐容都注重凝神定志,藏于内心,达到心无所杂的状态。 在行容方面,微磬之容是最特殊的:臂不摇掉,肩不下垂,身似不动,从容不迫。趋容则强调轻盈流畅,飘然翼然,足如射箭,肩状若流,要达到行云流水的境界。跘旋之容则运用微磬,身体呈现出惊倏之态,再由稳重中取胜,实现动静之变。跪容则手有抑扬,仰左侧右而下,进右侧左而起,宛如斗转星移,悠然自得。拜容时,肩膀不要太高,步伐不可过慢,背项之状如屋之丘,行动要适度而稳健,达到恭敬有度的境地。此外,车容礼仪更显得独具特色,介者不拜,兵车不式,而是反抑式以应武容。 以上坐行礼容,贾谊不仅仅是力求在外在的形态和动作上表现优美和协调,更存在着道家思想的精髓,即心静自然凝神,任悠然从容,始于内心,升华于外在。道家思想妙解:李时中的坐行言容 李时中在《网罗山林》中详细阐述了坐行言容的四种不同形式,其中包含着道家思想的智慧和哲学意味。 在四种坐容中,朝廷之容要整齐划一,心怀敬畏之情;祭祀之容要庄重肃穆,念及祖先之恩;军旅之容则充满着毅力和决心,意味着决不退缩;而丧纪之容则沉重庄严,仿佛再也不能回头。 在四种视容中,朝廷之视要端庄平衡,不可偏颇;祭祀之视要如将军万人之上,显示着尊重和敬意;军旅之视则要准确果断,像张牙舞爪的猛虎一样;而丧纪之视则要低头哀悼,真实地表达内心的悲恸。 在四种言容中,朝廷之言要敬而和,言出必行;祭祀之言则要言简意赅,有序有节;军旅之言则要严肃果断,言出必行;而丧纪之言则要控制情绪,以表达对逝者的悼念。 在行容方面,要固颐正视,平肩直背,臂如抱鼓,足闲二寸,端面摄缨,这样才叫做经立。在共立、肃立、卑立三种状态中,则需要运用微磬之容,通过微调动作来传递出准确的情感和氛围。在行容方面,也要达到从容自如的境界,肩不下垂,臂不摇掉,身似不动。趋容则更注重轻盈流畅,仿佛飘然翼翼,肩状若流,足似射箭。 以上坐行言容,李时中赋予了它们以动态化生命,融入了道家核心思想,即心静自然凝神,达到心无所杂的境界,如此便能在和谐自然中体验人生真谛。道家思想妙解:庄子的坐行礼容 在庄子的《齐物论》中,他描述了不同状态下的坐行礼容,传达了道家思想的智慧和哲学意味。 旋以微磬之容,其始动也,恍若惊珂,其坚实之处又如同拂丝。跘旋之容则在微调动作中,实现了动静之变,达到了独具特色之境界。 跪容则体现了手势规矩,揄手向右而下,进手向左而起,手势有抬有放,各自尽其所能。拜容时,消极地将自己融入大自然之中,左边为吉,右边为凶,因其能反映出人类对自然的敬畏,是对道家思想的重要体现。 在坐车之容方面,手抚式,眼视五旅,心无所杂,顾不过毂,这是最注重精神气质的表现方式。立车之容同样如此,要存剑之纬,维持平衡,并在中小礼下显示出节制和恰到好处的神态。 对于兵车之容,庄子认为要抑制动作,表现出戒惧和危险意识,通过反抑式应对武容。 庄子通过这些坐行礼容,不仅力求在外在形态和动作上表现优美和协调,更强调通过精神层面的修养,如静心凝神,达到“道”所在的境地,达到内外合一的境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