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家诗歌货殖与富国富家的天下熙熙

蓝网道家思想网

我读到了《史记·货殖列传》中的一篇诗解,大意如下: 周书上曾经说,“农民不种植,将缺乏食物;手艺人不出产,将缺乏器具;商人不交易,财富绝少;国家不开发资源,经济匮乏。”这四样东西是衣食住行的必需品,大量生产这些需求品,将满足人民需求和提高经济水平。 人口众多,生产要输入大量的资源,许多贫穷的营地需要女性们发扬巾帼之志,尽可能使用技巧精湛的方法,利用鱼和盐的运作管理方法,最终成为一个人人归之的地方。 富有的人总是明白别人的荣辱。礼节从富有中建立,从贫穷中崩溃。君子总是想办法储备财富,来实现他的行动;小人富有时,一般只是单方面利用。 地位较高的人通常受到尊敬,尊敬渐渐地变成大的权利和势利。在富裕的同时,我们必须把仁义齐头并进。然而,如果富人成为权贵,失去了尊重,那么那些人民就会离开他们和去寻找别的出路,这最终会导致社会的动荡。我听说过这样一句谚语:千金之子,不会死在市场上。这不只是空话而已。所以还有一句谚语:“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壤壤,皆为利往。”上面提到的千乘之王,万家之侯或者百户之君,可能还会担心穷。更何况普通人家,以及我这种属于编户族的底层人民呢。所以人们说,“非财无以,资身产治;有恒不商,何以弘利。” 周书也说过,如果没有农人的生产,食品就会短缺;如果没有工匠的出产,那么物品也会短缺;如果没有商人的交易,财富就会短少;如果没有国家的资源开发,那么财富也会短缺。如果穷人没钱了,就没有人来开发山和湖泊了。这几个是基于人民的衣食住行,可以大量生产以满足需求,并提高经济水平。 如果要富裕就必须定期储蓄,以实现自己的计划和行动;贫穷的人如果没有富有的竞争力,就很难富裕。 仓库必须储备大量的财物以及一些有用的东西,如鱼和盐的运营管理。这样,城市就会变得更富有,例如营丘,是富有而著名的城市。在周宣王时代,管子积极推行政治改革,以鲁国、卫国、宋国等地的轻重九府来作为目标,桓公以霸,见证了九合诸侯,使国家团结一心,所以国家才得以稳固和繁荣。管家也因为推动了三次国家规划,成为了齐国富有的中坚力量。周书中有一句话:“农人不出门,食品就会短缺;工匠不出门,物品也会短缺;商人不出门,财富也会枯竭;国家不开发资源,财富也会减少。如果穷人没钱啦,就没有人来开发山和湖泊了。”这告诉我们经济的发展需要各个领域的人才才行。 若要致富,我们必须要有一定的储蓄,因此要定期储蓄,这样才能实现我们的计划和目标。否则,如果缺乏富有的竞争力,就很难会成功地致富。 我们的仓库必须要有足够的财产和有用的物品,如鱼和盐的贸易。这样,我们的城市才会变得更加富有,就像营丘一样,是富有而闻名的城市。在周宣王的时代,管家积极推动政治改革,以鲁国、卫国、宋国等地的轻重九府为目标。这些努力促进了国家的团结和一致性,使得国家日益强大,齐国的强盛也由此到来。 以上的改革,让我想起了管氏改革,实行了三次国家规划,让国家团结一心,成为齐国富有的中坚力量,位于陪臣之中,富足于列国之间。正是因为这些努力,齐国才会变得更加强盛,威、宣两代齐国的王也是如此。充分的开发和利用了。这表明我们需要从各个领域吸收人才推进社会的发展、繁荣。 如果想要追求富有,就需要有储蓄的习惯,我们需要在固定的时间进行储蓄,以实现我们的目标和计划。相反,缺乏竞争力的人,很难获得成功从而致富。 为了让城市更加富有,我们需要储备足够财富和有用的物品,例如鱼和盐等的贸易。周书中提到的营丘是一个例子,这个城市以其富有而闻名。在周宣王时代,管子推动政治改革以调节物价为目标,以鲁国、卫国和宋地的轻重九府为基础。这些努力促进了国家更紧密的团结,使国家变得更加强大,齐国的强盛也得以延续。 管家推动国家规划,让国家团结一致,成为齐国富有的中坚力量。在海岱之间,齐国生产的冠带衣履占据了天下,这些衣物是齐国制造的。在山东半岛的海岸一带,齐国的衣冠商贩整理他们的衣袖,向各地贸易和游客表示敬意。【周书】中说:关于轻重九府,本是中国古代调节商品、货币流通和控制物价的理论,而管子的【轻重】最为详细,这里的意思是调节物价和财政管理。桓公以霸,经过多次会合和调节,纠正了国家内部的问题,使国家变得更加强盛。通过三次国家规划,管氏成为了齐国富有的中坚力量。我认为,开发四种行业是人民衣着和食物的源头。如果源头广阔,一个国家就可以变得富有;如果源头狭窄,一个国家就会变得贫穷。这四种行业不仅可以让国家变得强大,也可以让人们的家族变得富有。贫富的形成不是由任何人给予或剥夺的,只有聪明的人才能使财富增加,而愚蠢的人只会让财物减少。因此,姜太公被封在营丘,那里的土地原本是盐碱地,人口也很少。他鼓励女子纺织、极力推广工艺技巧,让鱼和盐得以运到其他地方进行销售。这样,其他地方的人们也看重他,货物也源源不断运来,就像一串串的钱币,不断向他汇聚。齐国的帽子、带子,还有衣服和鞋子纷纷畅销天下,在海滨到泰山之间的诸侯都整好衣袖来齐国朝拜。 之后,齐国经历了衰落,而管仲设立了调节物价的九个官府,让齐桓公能够称霸天下,多次以强大的姿态盟会诸侯,纠正天下的错误。此外,管仲自己修筑了三归台,他的地位虽然是陪臣,但财富胜过一般的君主。这一举措让齐国再次变得充满富饶,一直延续到齐威王、齐宣王的时代。我认为,在齐宣王时代,有句话说得好:“库房充满,礼节得以保全;饱食足衣,知晓荣耻。”我觉得这意味着,在丰富富余的情况下,我们应该尊重传统的礼仪和秩序。礼仪是从富裕而来的,随着贫穷而废于无形中弱化。因此,君子富足时会努力践行自己的道德信仰,而小人只会追逐个人私利。当人富有时,仁义的理念也会更强烈地附着在他们身上,就像深渊里生长着的鱼,像深山里跋涉的野兽。如果富强激励了仁义,那么失去富强又怎么会仍然有人追随呢?这就是谚语中的“失势则无依无靠,不自在,甚至让夷狄更加肆虐。” 为此,谚语中更说:“千金之子,不能在市井里存在。”这意思是说,金钱富足的人应该脱离市井的喧嚣,务必避免被虚荣驱策。因为天下熙熙,都是为了利益而争夺,地下沟沟坎坎,都是为了财富而操心。即使是有千辆车的国王,甚至是有上万户人家庭的大官都还担心着贫穷的事情,那么更不用说富裕的家庭和编户的乡民了。是因为富家子弟地位高尚,即使犯了罪也有特殊的待遇。但我认为如果富家子弟只是因着财富和地位的优越而追求虚荣和享乐,他们就会失去道德的支撑。 当整个社会都在为利益而奔波,就像熙熙攘攘一样,每个人都在为了自己而奋斗。即使是千辆车的国王、拥有万户之封的诸侯或几百户之封的大夫,他们仍然忧虑贫穷的问题,更何况是编户的老百姓呢?因此,我们富有时应该用仁德来引导自己的行为,以尊重和保持传统的礼仪,避免演化成功利主义,更不应该被虚荣所诱惑。 谚语说得好,千金之家的子弟不会死在市井上。这是因为他们有着特殊的地位,而不是因为他们就一定比别人更优越。如果每个人都能以仁义为准则,就不会出现死在市井上的人了。我认为谚语中所说的“天下之人,熙熙壤壤;为利而来,为利而往”是说得有道理的,因为我们所看到的所有人行动背后都是追求利益的动机。即使是有千辆兵车的天子,有万户封地的诸侯,有百室封邑的大夫,他们仍然担忧着贫穷。更何况是我们这些编入户口册的普通百姓呢! 在这个世界上,每个人都在追求个人利益,不可避免地涉及到很多的热闹和混乱。我认为,摆脱这种利益驱动并不是简单的事,因为人性的原因我们往往会被以利益为主要目的的行为所吸引。但是我们仍然应该努力去塑造良好的品德,让自己的行为不再被利益所主宰。 对于任何一个人来说,个人富裕并不能是拥有完美生活的全部,而必须有道德价值观来衡量我们的行为。只要我们保持仁爱的行为准则,就可以改变社会上现有的熙攘乱嚣的现状,让这个世界变得更加和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