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然书卷2内经诗解5不农术故贫富不等农末俱利平粜齐物官市不乏

蓝网道家思想网

【计然书】卷2内经诗解5不农术故贫富不等农末俱利平粜齐物官市不乏 题文诗: 越王曰善,今岁比熟,尚有贫乞,者为何也? 计倪对曰:是故不等,犹同母人,异父之子, 其动作不,农术贫富,故不等也.如此积负, 于人不能,救其前后,志意侵下,作务日给, 非有道术,又无上赐,贫乞故久.越王曰善, 大夫佚同,若成尝与,寡人议于,会稽石室, 孤非其言.今大夫言,独与孤比,请遂受教. 计倪曰籴,石二十则,伤农九十,则病商末. 农伤草木,不辟末病,则货不出.故籴高不, 过八十下,不过三十.农末俱利,平粜齐物. 古治邦者,本之货物,官市不乏,市开而至. 越王曰善,计倪乃传,其教图曰:审金木水, 火别阴阳,之明用此,不患无功.越王曰善, 从今以来,传之后世,以此为教.乃着其法, 治牧江南,七年擒吴.甲货户曰,粢为上物, 贾七十石.乙货户曰,黍为中物,价石六十. 丙货户曰,赤豆下物,为石五十.丁货之户, 曰稻粟也,令为上种,价石四十.戊货之户, 曰麦中物,为石三十,己货户曰,大豆下物, 为石二十.庚货之户,曰大麦比,蔬食无贾. 辛货之户,曰菓乃比,蔬食无贾.壬癸无货.
【原文】
越王曰:『善。今岁比熟,尚有贫乞者,何也?』计倪对曰:『是故不等,犹同母之人,异父之子,动作不农术,贫富故不等。如此者,积负于人,不能救其前后,志意侵下,作务日给,非有道术,又无上赐,贫乞故长久。』 【注释】 积负:积欠。【译文】 1越王说:好,那么今年丰收,为什么还有贫困和讨饭的人呢?计倪回答:因为人和人不一样,那怕是同父异母的兄弟,勤劳程度不一样,就会贫富不均。为什么呢?不积极努力,当然落后于别人,没有辛勤的储蓄,遇到了难题就无法解决。精神意志低到了极点,庄稼听天由命,又没有特别的种植技术,又没有大王的赏赐,所以长久的贫困是必然的。 (译文2计然回答说:『这是人与人的不同。犹如一母同胞、异父之子一样,言谈举止乃至思想方法均不相同,贫富自然也不同。这样的人多半是长欠债的人,经常处于朝不保夕的情形下,每天在温饱的边缘挣扎,志向日趋低下,没有什么生财之路,又得不到官府的贴济,以至于长期贫困而无法改变。』)
【原文】
越王曰:『善。大夫佚同若成,尝与孤议于会稽石室,孤非其言也。今大夫言独与孤比,请遂受教焉。』计倪曰:『籴石二十则伤农,九十则病末。农伤则草木不辟,末病则货不出。故籴高不过八十,下不过三十。农末俱利矣。故古之治邦者,本之货物,官市开而至。』越王曰:『善。』计倪乃传其教而图之,曰:『审金木水火,别阴阳之明,用此不患无功。』越王曰:『善。从今以来,传之后世,以为教。』乃着其法,治牧江南,七年而禽吴也。 【译文】 越王说:好,你这样与我在里掏心的商讨国家大事,我一定不会忘记的。你只与我说这些,我一定不负所望。请你教我该怎么办。计倪回答:用一石二十的价格向百姓收买粮食,就会伤害农民的积极性;用一石九十的价钱卖粮食给商人,就会伤害经商的动力。农民没有了积极性,稻田里的农作物就没有人管理,商人没有了动力,就不买卖货物。所以,粮食出售价不宜高过八十,收购价不低于三十。这样对农民和商人都有利。 因此,古来能安邦治国之人,他们所需要的货物,是由兴办市场从各地汇集而来的,并非样样要自己生产。』
越王道:『有理。』
计然于是进一步推销自己的学说,并建议道:『治国如能推行阴阳五行生克变化之一,用在政事的兴废上,便不愁不能建功立业了。』
越王道:『好,寡人从今以后要推行这种治国之道,并作为子孙后代学习治术的典范。』
计然的学说因而在越国获得大力推行,江南鱼米之乡在历经七年的治理后,终于一战消灭了吴国。
【原文】
甲货之户曰粢,为上物,贾七十。乙货之户曰黍,为中物,石六十。丙货之户曰赤豆,为下物,石五十。丁货之户曰稻粟,令为上种,石四十。戊货之户曰麦,为中物,石三十。己货之户曰大豆,为下物,石二十。庚货之户曰[禾广],比蔬食,故无贾。辛货之户曰[艹果],比蔬食,无贾。壬癸无货。〔〈越绝书。越绝计倪内经〉〕
【译文】 (在农业商品方面,越国推行一种等级有别经销制度:) 甲的货物是谷子,质量较好,所以成交价是七十。乙的货物是黍,质量一般,所以成交价是六十。丙的货物是红豆,质量不好,所以成交价是五十。丁的货物是稻米,是最好的,所以每石成交价是四十。戊的货物是麦子,是一般的,所以每石成交价是三十。己的货物是大豆,是最差的,所以每石成交价是二十。庚的货物叫做小米,可以当粮食吃,但是没有人买。辛的货物叫做艹果,可以当粮食吃,也是没有人买。壬癸两个则没有货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