计然七策诗解4仕怨适援救急而不救穷藏锋财不外露平素积藏

【计然七策】诗解4仕怨适援救急而不救穷藏锋财不外露平素积藏 题文诗: 十四仕怨,计然乃曰:以心度心,者少以德, 报德者稀.劣御报德,犹如挟山,超海之难. 好意救焚,恐堕指鹿,为马之术.范蠡按语: 客之投主,宾有益其,至诚至德,无间然焉. 但使主家,不能体心,侵渔客体,甚有负其, 美意云既,坏之经纪,虽怀报客,之恩然其, 行止有亏,不能服人,徒有心而,力不及耳. 客见主家,落薄债集,讼缧务垂,慈悯心而, 救援之但,主不体心,惟图目前,之急而返, 恣妄好诡,侮弄诓掣,所谓恩多,反成怨矣. 十五适援,计然又曰:阴消之辈,不堪扶之, 暴溺之流,还可援助.范蠡按语:无算计及, 无志人承,祖父基者,蚕食殆尽,决不可扶. 倘若平昔,有能有干,偶遭横祸,丧本倾家, 者期后还,能当复发.十六藏锋,计然之曰: 逢人不令,露帛处自,亦宜藏钞.范蠡按语: 乘船登岸,宿店野行,所佩财帛,切宜密藏. 应用盘缠,少留在外.若不仔细,帛被人瞧, 致起歹心,丧命倾财,殆由于此.家有财本, 亲友见之,或来求借,不惟无以,推辞倘若, 拒之必开,怨隙银钱,多在目前,遇物必买, 当俭亦丰,当省亦费.至于一旦,穷窘求友, 固难求妻,不易何莫,平素积藏,少荡已心, 少炫人目,财诚宜藏.财不外露,俭朴持家.
十四、仕怨【原文】 计然曰:『以心度心者少,以德报德者稀。劣御报德,犹如挟山超海之难。好意救焚,恐堕指鹿为马之术。』【译文】
以自己的内心来体察别人的内心的人,少之又少;用可以积下恩德的好事来报答别人恩情的人,比较少见。想以卑劣的行径来报答恩情,犹如想挟着大山跨过大海一样,是不可能实现的事。好心好意在别人危难时来帮助他,最后却恐怕落入了别人指鹿为马、颠倒黑白的圈套。
范蠡按语:『客之投主,宾有益尔,其至诚至德,无间然焉。但主家不能体心,侵渔客体,甚有负其美意云。既坏之经纪,虽怀报客之恩,然行止有亏,不能服人,徒有心而力不及耳。客见主家落薄,债集讼缧,务垂慈悯而救援之。但主不体心,惟图目前之急,而返恣好诡,侮弄诓掣,所谓恩多反成怨矣。』
【注释】缧:古代犯人用的黑色大绳子,引申为囚禁。
【译文】 有客商来到此处,实际上带来了很大益处,而且客商诚实守信、品德高尚,如果主人不加猜疑,就可以得到很大好处。但如果主人不能体察客商的内心,结果侵犯了客商的本意,这就极其伤害并辜负了客商的好意。名声已经毁坏的经纪人、中间人等,虽然在内心里想报答客商的恩行,但是其行为举止已经有了亏欠,无法让别人信服,有报恩之心却无行动之力。客商见到主人家没落,日益困难,债务已经积累到被上告至官府,甚至有可能下大牢的地步、本来饲怀着仁慈、怜悯的心情,想救护、援助主人家。但主人家却不能体会客商的内心,只顾眼前利益,解决燃眉之急,反而恣意妄为,玩弄诡计,欺侮、牵制、阻挠客商,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恩德施得太多了,反而结成了仇怨。
十五、适援【原文】 计然曰:『阴消之辈不堪扶,暴溺之流还可援。』
【译文】
阴沉、消极的人是不值得去扶住的;偶尔失足的人,如同突然落水的人,是可以援助的。
范蠡按语:『无算计无志之人,承祖父之基,蚕食殆尽者,决不可扶。若平昔有能有干,偶遭横祸,丧本倾家者,期后还当复发。』
【译文】
不懂得谋算、不作计划、没有志向的人,继承祖上留下来的遗产,一点一点地坐吃山空,这样的人是绝不值得扶助的。假如平常非常有能力,有才干,突然遭到无法预料的祸事,丧失了本钱,倾家荡产,这样的人以后还会再度发达,所以可以施之以援手。
十六、藏锋【原文】 计然曰:『逢人不令露帛,处自亦宜藏钞。』
【译文】
在外遇到别人不要露出钱财,即使独自一人时,也应该将钱财隐藏起来。
范蠡按语:『乘船登岸,宿店野行,所佩财帛,切宜谨密收藏。应用盘缠,少留在外。若不仔细,露帛被人瞧见,致起歹心,丧命倾财,殆由于此。居家有财本,积亲友见之,或来求借,不惟无以推辞,若拒之必开其怨隙也。银钱多在目前,遇物必买,当俭亦丰,当省亦费。至于一旦穷窘,求友固难,求妻不易,何莫平素积藏,少荡已心,少炫人目,诚哉财宜藏也。』
【译文】
坐船上岸、住店或者在野外旅行时,所携带的钱财,一定要谨慎地收藏起来。所需用到的盘缠、路费、花销等,可以留一少部分在外面。如果不小心,钱财露在外面被坏人看见,于是起了为非作歹之心,那么丢掉性命,失去财产,都是因此而起的了。住在家里,如果有了钱财,不隐匿好而被亲朋好友看见,很有可能便有人来借钱,请求帮忙,这样不仅无法推辞,而且假如不肯的话,必定招至他人的怨恨,滋生相互之间的矛盾。钱财若不放置起来,而置于手边眼前,遇到东西必定购买,这样本来应当节俭的也变得浪费起来。一旦变得穷困、窘迫时,请求朋友帮助本来就非常困难,请求妻子也很不容易,那么为什么平常不积攒一些呢?不要让自己的心放纵,不要爱炫耀。财产应当隐藏、储蓄起来,这是非常有道理的经验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