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韬文韬1文师诗解情通天下仁德王道

蓝网道家思想网

【六韬文韬1文师】诗解情通天下仁德王道 题文诗: 文王将田,乃斋三日,田于渭陽,卒见太公, 坐茅以渔.文王劳问:子乐渔也?太公答曰: 臣闻君子,乐得其志,小人也者,乐得其事. 吾渔甚似,殆非乐之.钓有三权:禄等以权, 死等以权,官等以权.钓以求得,其情至深, 可以观大.源深水流,水流不息,而鱼生之, 鱼之常情.根深木长,木长实生,木之常情. 君子有情,情同亲合,亲合事生,人之常情. 言语应对,情之饰也;言至情者,事极真情. 鱼食其饵,乃牵于缗;人食其禄,乃服于君. 以饵取鱼,故鱼可杀;以禄取人,故人可竭; 以家取国,故国可拔;国取天下,天下可毕. 至聚必散;至光必远.圣德微妙,诱乎独见. 圣人之虑,各归其次,树敛人归.天下者非, 一人天下,乃天下人,之天下也.同天下利, 则得天下;擅天下利,则失天下.天有其时, 地有其财,仁也者能,与人共之,仁之所在, 天下归之.免人之死,解人之难,救人之患, 济人之急,至德也者.德之所在,天下归之. 与人同忧,同乐同好,同恶者义,义之所在, 天下赴之.凡人也者,恶死乐生,好德归利, 能生利者,王道真情.道之所在,天下归之. 【原文】 文王将田,史编布卜曰:『田于渭陽,将大得焉。非龙、非螭,非虎、非罴,兆得公侯。天遣汝师,以之佐昌,施及三王。』 文王曰:『兆致是乎?』 史编曰:『编之太祖史畴,为禹占,得皋陶兆比于此。』 文王乃斋三日,乘田车,驾田马,田于渭陽,卒见太公,坐茅以渔。 文王劳而问之曰:『子乐渔也?』 太公曰:『臣闻君子乐得其志,小人乐得其事。今吾渔甚有似也,殆非乐之也。』 文王曰:『何谓其有似也?』 太公曰:『钓有三权;禄等以权,死等以权,官等以权。夫钓以求得也,其情深,可以观大矣。』 文王曰:『愿闻其情。』太公曰:『源深而水流,水流而鱼生之,情也。根深而木长,木长而实生之,情也。君子情同而亲合,亲合而事生之,情也。言语应对者,情之饰也;言至情者,事之极也。今臣言至情不讳,君其恶之乎?』 文王曰:『惟仁人能受至谏,不恶至情,何为其然!』 太公曰:『缗微饵明,小鱼食之;缗调饵香,中鱼食之;缗隆重饵丰,大鱼食之。夫鱼食其饵,乃牵于缗;人食其禄,乃服于君。故以饵取鱼,鱼可杀;以禄取人,人可竭;以家取国,国可拔;以国取天下,天下可毕。呜呼!曼曼绵绵,其聚必散;嘿嘿昧昧,其光必远。微哉!圣人之德,诱乎独见。乐哉!圣人之虑,各归其次,而树敛焉。』 文王曰:『树敛若何而天下归之?』 太公曰:『天下非一人之天下,乃天下之天下也。同天下之利者,则得天下;擅天下之利者,则失天下。天有时,地有财,能与人共之者,仁也。仁之所在,天下归之。免人之死,解人之难,救人之患,济人之急者,德也。德之所在,天下归之。与人同忧、同乐、同好、同恶者,义也;义之所在,天下赴之。凡人恶死而乐生,好德而归利,能生利者,道也。道之所在,天下归之。』 文王再拜曰:『允哉,敢不受天之诏命乎!』乃载与俱归,立为师。 【译文】 周文王准备去打猎,太史编占卜以后说:『您这次到渭河北岸打猎,将会得到巨大的收获。所获得的不是龙,不是彨,不是虎,也不是熊,而是要得到一位公侯之才。他是上天赐给你的老师,辅佐您的事业日渐昌盛,并将施恩加惠于您的子孙后代。』 文王问:『占卜的结果果真有这么好吗?』 史编回答说:『我的远祖史畴曾为禹占卜,结果得到皋陶。那次的征兆正与今天的相似。』 文王于是斋戒三天,然后乘着猎车,驾着猎马,到渭水北岸打猎。终于见到了太公正坐在长满茅草的河岸边钓鱼。 文王上前慰劳并询问:『先生喜欢钓鱼吗?』 太公回答说:『我听说君子乐于实现自己的抱负,平凡人乐于做好自己的事情。现在我钓鱼,与这个道理很相似,并不是真正喜欢钓鱼。』 文王问:『这两者之间有何相似之处呢?』 太公回答说:『钓鱼比如人事,有三种权术。用厚禄收买人才,如同用饵钓鱼;用重金收买死士,也如同用饵钓鱼;用官职招揽人才,也如同用饵钓鱼。凡是垂钓,目的都是为了得鱼,其中的道理十分深奥,从中可以看到大的道理。』 文王说:『我愿意听听这深奥的道理。』 太公回答说:『水的源流深,水流就不息,水流不息,鱼类就能生存,这是自然的道理;树的根须深,枝叶就茂盛,枝叶茂盛,果实就能结成。这也是自然的道理;君子情投意合,就能亲密合作,亲密合作。事业就能成功,这也是自然的道理;言语应对,是用来掩饰真情的,能说真情实话,才是最好的事情。现在我说的都是真情实话,毫无隐讳,恐怕会引起您的反感吧?』 文王说:『只有具备仁德品质的人才能接受直率的规谏,而不厌恶真情实话。我怎么会反感呢?』 太公说:『钓丝细微,鱼饵可见,小鱼就会上钩;钓丝适中,鱼饵味香,中等大小的鱼就会上钩;钓丝粗长,鱼饵丰盛,大鱼就会上钩。鱼要贪吃香饵,就会被钓丝牵住;人要得到君主俸禄,就会服从君主任使。所以用香饵钓鱼,鱼便可供烹食;用爵禄网罗人才,人才就能尽为所用;以家为基础取国,国就能被据为己有;以国为基础取天下,天下就可全部征服。可叹啊!土地广大,国祚绵长,它所积聚起来的东西,最终必将烟消云散;默默无闻,不动声色地暗中准备,它的光芒必将普照四方。微妙啊!圣人的德化,就在于独创地、潜移默化地收揽人心。欢乐啊!圣人所思虑的事情,就是使天下人人各得其所,而建立起各种争取人心的办法。』 文王问道:『该制定什么办法才能使天下归心呢?』 太公回答说:『天下不是一个人的天下,而是天下所有人共有的天下。能同天下所有人共同分享天下利益的,就可以取得天下;独占天下利益的,就会失掉天下。天有四时,地有财富,能和人们共同享用的,就是仁爱。仁爱所在,天下之人就会归附。免除人们的死亡,解决人们的苦难,消除人们的祸患,解救人们的危急,就是恩德。恩德所在,天下之人就会归附。和人们同忧同乐,同好同恶的,就是道义。遭义所在,天下之人就会争相归附。人们无不厌恶死亡而乐于生存,欢迎恩德而追求利益,能为天下人谋求利益的,就是王道。王道所在,天下之人就会归附。』 文王再次拜谢后说:『先生讲得太好了。我怎敢不接受上天的旨意!』 于是,把太公请上猎车,一起回到国都,并拜他为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