失败者的心灵鸡汤旁观者的冷嘲热讽庄子的另一种解读

《庄子》历来都是文人墨客们非常喜欢的一本书,书中那种恣肆王洋的想象力,像给人们插上了翅膀一样,自有翱翔于天际。

逍遥游一篇给是给中国文化语码发明出了一个最高的境界,那就是逍遥,古往今来无数人都把逍遥当做是自己人生追求的最高境界,无数人每次午夜梦回,都想做一只展翅飞翔的大鹏,自有翱翔与九天之上无拘无束。

历来文人都喜欢注释《庄子》,对《庄子》的文本和思想给出过各种各样的解释,但囿于古人崇故思想比较严重,历代的大多注释都是跪舔的结果,很少人能有平时的心态来看待《庄子》。

幸好我们今天已经不会一味地仰视庄子,如果我们平心静气的看待《庄子》,就会发现以前被忽略的很多有趣的东西,本文尝试着还原一个真实的庄周和《庄子》,提供一个全新的视角来理解这位战国时代的有趣老头。

(1)庄子是谁?

庄子的生平很简单,基本上比较公认的是《史记》的记载,庄子是宋国蒙地的人,名叫庄周,曾经在老家做过漆园的小吏,与梁惠王、齐宣王是同时代的人。他的学问很驳杂,而主干本于老子。

楚威王听说了庄周的贤名,派出使者带着厚礼去请他到楚国为相,而庄子笑对使者说:“千金虽然是大钱,卿相虽然是大官,但您没见过郊祭时用做牺牲的牛吗?这样的牛享受过好几年的喂养,这时候还会披上华丽的衣服,然后被送进太庙等待宰杀。到了那个时候,它就算只想做一只没爹没妈的小猪也不可能了。您赶紧回去吧,不要玷污了我。我宁愿在污水里游戏,也不愿被国君管着。我这一辈子都不想做官,只有这样我才高兴。

虽然许多的考古证据都证明了司马迁《史记》的绝大部分内容是真实可靠的,但是上哪这段话我们却有理由怀疑他的真实性,因为以上内容全部出自《庄子》《庄子·外篇·秋水》和《庄子·杂篇·列御寇》,就会发现《史记》那段楚王礼聘庄周的内容就是从这两段材料来的。故事里的庄周究竟是本色出演,还是扮演了一个和自己同名的角色,我们其实完全无法分辨。

之所以无法分辨是因为《庄子》里面大部分故事都是编排的,:“寓言十九,重(chóng)言十七,卮(zhī)言日出,和以天倪……”这是《庄子》这本书的特点。

所谓寓言就是假托别人来说,我们现在所说的寓言就是从《庄子》来的,所以司马迁引用《庄子》里面的话给庄子做传,本身的真实性却是值得怀疑,尤其是楚威王直接让庄子做丞相这件事,这在战国时期,各国竞争激烈的时代,各个国家都注重富国强兵,庄子那一套很难实现的前提下,楚威王一上来就让庄子做丞相,这明显是不可能的,里面有很大的编排成分,目的只是为了说明自由很宝贵这个道理。

那么先秦学派里一个如此重要的庄子学派,怎么就落得个连个庄子的生平都这么不清不楚呢?这就要从庄子思想说起。

(2)庄子是个非主流

我们现在说先秦诸子百家是把他们当做是思想史上的百家争鸣百花齐放来看待的,但事实上诸子百家在当时的影响力根本不能等量齐观,他们的地位近乎有着天壤之别。

有的学说带头人势力很大,派头很足有着很大的影响力,比如孔子和孟子,这两个主张积极入世的学派创始人,出门的时候,都有大批追随,尤其是孟子,所到之处都能收到礼遇,形成了一个庞大的团队。

墨家的墨子干脆直接成了一个组织严密的“国际性黑社会”组织,赴汤蹈火看淡生死,绝对的服从命令,墨家在当时的影响力绝对可以和儒家平起平坐。

但是庄子呢?

什么也没有,就是一个人孤孤单单的在哪里愤世嫉俗的说这自己的话,感到社会这里也不好那里也不好,最明显的特征就是庄子完全没有什么徒弟,儒家有七十二贤人,法家有子产、李悝、吴起李斯韩非等人物,但是庄子的门徒呢?

没有,实在是孤苦伶仃一个都没有,隋唐年间的玄学大师成玄英实在看不下去了,怀着温情与敬意,为庄子一派梳理传承谱系,竟然找出了庄子的老师:长桑公子。

长桑公子不是凡人,在道教的神仙谱系里,他的地位举足轻重。他是入天门、养丹田的名家,曾向扁鹊传授过起死回生的秘方。扁鹊之所以成为神医,全靠长桑公子的成全。于是我们知道,扁鹊和庄周是一对师兄弟。扁鹊做了神医,庄周做了神仙。

庄子到了最后做个神仙,这是后人给安排的,《庄子》的文学魅力实在是太强了,太多人不想让庄子就这么孤苦伶仃下去,于是让庄子在天上做了神仙,这种苦心大概只有特别喜欢庄子的人才能体会吧。

战国时代是知识分子最幸福的时代,但凡你有点知识,很容易就能成为一代宗师或者做了某个国家的卿客,荣华富贵唾手可得,而且还很自由,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是那个时代最大的特点,完全不像秦汉之后的,学成文武艺贷与帝王家,丝毫没有任何的选择余地。

但就是这么一个美好的时代,庄周却依然过的很清贫,他的学说完全得不到任何机构和国家的认可,从整个人生的经历来看,完全就是一个人生的失败者。

一个对社会不满意的失败者,才会写出那样反常识和反人性的东西,如何你很容易接受庄子那一套,那说明你现在正处在人生的低谷,不得志的时候是最容易相信庄子说的那一套,读一读庄子就会心胸豁然开朗。

那么问题来了,如果按照先秦诸子百家给社会开出来的药方,大体上可以分为两类,保守派和激进派,道家和儒家都属于保守派,法家属于激进派,那么庄子属于那一派呢?

(3)你肯定喜欢《庄子》但你肯定不会喜欢庄子

庄子这个人在战国各类思想纷纷为社会国家开药方的时候,庄子却是个既不属于激进派也不属于保守派的人,他这个忍准确的来说属于拆台派。

他能非常准确辛辣的指出你的错误,对你做的事情极尽冷嘲热讽之能事,感觉全天下人都不行,都看不明白,只有他自己明白,全天下就他一个明白人。

你要是真的请他来干,他又推三堵四说一大堆不干的道理,你要是敢说他,他又是一通说教把你说的无地自容,但归根结底问题还是没有解决。

如果庄子活到现在,那他就是现代的键盘线,每天在网站发表各种奇谈怪论来讽刺那些做事情的人,每天把自己对社会的不满化成一句句精辟的话语,来提醒人们你们做的都是错的。

庄子还喜欢编排故事,把他编排的故事安到当时的名人身上,庄子最喜欢做的就是编排儒家人士的各种段子,在庄子的体系里,儒生就是用来被嘲笑的对象。

一个在位者是绝对不会喜欢庄子这个人的,他就是大家平时都讨厌的那种人,自己什么都不做,还喜欢对别人说三道四,一件事情能够做成在当事人看来都是非常艰难的,在庄子那里一切都是不重要的,他除了对你讽刺两句之外,几乎没有任何建设性的意见。

《庄子》这本书的文学性的确非常好,里面说的道理也都非常有趣好玩,里面讲了很多违背常识的人物也都很有特色,但是这些也都仅仅限于你读《庄子》的时候,如果庄子是你的邻居,你绝对不会喜欢这样的人的。

你弄个保险箱,庄子说,弄啥弄,最后还不是被贼连箱子一块偷走,你亲人去世了,庄子说哭什么哭,这应该载歌载舞才对,总之那些奇奇怪怪恶到底,你猛一看还挺有道理,但要真的是这样的人就活生生站在你面前,你肯定受不了。

所以说,你一定喜欢《庄子》,但你一定不喜欢庄子这个人,跟这样到的人做邻居,他会告诉你孩子,“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以有涯随无涯,殆已!已而为知者,殆而已矣!”,你以为这是挂在墙上的名人名言,这可是庄子本人,他谁明确告诉你,知识学不完,人生有限及时享乐吧,知道了人生有限,你还去追求无限的知识,那你可真是危险到了极点。

如果庄子是你的同事,你会动不动就被他气的七窍流血,你有什么开心事还是不开心的事,都完全无法与他分享,在庄子的眼里,一切都是淡然,一切都不要看得太重。

总之,如果你身边真的有这样的人,你一定会讨厌他,并最终远离他。

可是我喜欢读《庄子》呀,等等,这个表述其实是错误的,你知道你什么时候最喜欢读《庄子》吗?

(4)失意者的心灵港湾

人能接受什么样的学说,跟他现在所处的一个状态关系非常大,简单说就是“达则兼济天下,穷则独善其身”,一个人顺利的时候,他就是喜欢儒家,一个人什么都不顺的时候,他就会喜欢道家。

《庄子》这本书完全就是人生输家的心灵港湾,只要是人在郁郁不得志的时候,读一读《庄子》就会舒服很多,一个浑身充满正能量的人,是肯定不会喜欢《庄子》的,比如一辈子都在呐喊的鲁迅就非常不喜欢《庄子》,他说《庄子》哲学就是腐蚀国民思想的毒素。

但是当一个人处在不得志,接连被打击的状态,他就会很容易接受《庄子》那一套,典型的人物就是清末王先谦,我们现在读的《庄子》一个很重要的注本就是他做的。

他原本也是一个忧国忧民愤世嫉俗的人,但是在接受到打击,人生一直不得意之后,也开始慢慢的投入了庄子的怀抱,并且不断的从中吸取营养。

正是因为这样的经历,使王先谦特别能够理解庄子,他说《庄子》那些话如果孤立来看,都是一些荒诞不经、驴唇不对马嘴的怪话,任何正常人都没法正常理解,而庄子之所以总说怪话,是因为他生活在一个动荡的时代,满眼看到的全是各种丑态。庄子写书不是为了给后世立言,而是愤世嫉俗,发泄不满。

所以你如果正儿八经的把庄子当做是一种人生哲学来看,那你可就这得输了,庄子教作人最大的特点就是不把自己当人,只要你不把自己当人,就没人能够伤害到你,这是庄子处世哲学的一大特点。

庄子还说过“为善不近名,为恶不近刑”,说的就是要随大流,无论是作恶还是为善,最好都不要被别人发现,隐藏在人群之中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保护。

这样的人生哲学,实在是被那些锐意进取的人看不上,扶危济困是大侠的风格,拯救黎明百姓与水火,扶大厦之将倾这是儒家的作风,在《庄子》那里,一切随大流就好,自己碌碌无为过一生,挺好的。

如果你现在非常喜欢《庄子》,你不放对照一下你自己是否是处在人生的低谷,需要心灵的慰藉和安慰才跑去读《庄子》的。

小结:《庄子》的很多道理听起来很玄妙,但是基本上没什么实际价值,要正确认识的庄子写这些话并不是让你当做人生信条去遵守的,而只不是是一时的牢骚话而已,如果你真的封为圭臬的话,那就可是大大的误解了庄子。

这也是现在人读庄子的一种感受,关于庄子你有什么想说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