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谊新书卷50大政上诗解2疑罪从去立仁疑功附与立信臣道富民慎言慎行行不缘道言必不

蓝网道家思想网

贾谊【新书】卷50大政(上)诗解2疑罪从去立仁疑功附与立信臣道富民慎言慎行行不缘道言必不顾义 题文诗: 诛赏慎焉.故与其杀,不辜也宁,失于有罪. 故夫罪者,疑则附之,去已而功,也者疑则, 附之与已.则此毋有,无罪见诛,毋有有功, 而无赏者.戒之戒之!诛赏之慎,故古立刑, 以禁不肖,以起怠惰,之民也是,以一罪疑, 则弗遂诛,不肖得改.故一功疑,则必弗背, 愚民可劝.如此是以,上有仁誉,下有治名. 疑罪从去,以立仁也;疑功从予,以立信也. 戒之戒之!慎其下故,诛而不忌,赏而不曲. 不反民之,罪而重之,不灭民之,功而弃之. 故上为非,则谏止之,以道弼之;下为非则, 矜而恕之,道而赦之,柔而假之.故虽有不, 肖民化而,则之故虽,昔帝王其,贵其臣者, 如此而已.人臣之道,思善则献,于上闻善, 则献于上,知善献上,民者唯君,者能有之; 为人臣者,助君理之.故为人臣,以富乐民, 为功以贫,苦民为罪.是故君以,知贤为明, 吏以爱民,为忠故臣,忠则君明,此谓圣王. 故官有假,而德无假,位有卑而,义无卑故, 位下义高,者其虽卑,而贵位高,而义下者, 虽贵必穷.呜呼戒之!行道不能,穷困及之. 言也一出,而不可反;行也一见,不可得揜. 故言与行,知愚之表,别贤不肖.是以智者, 慎言慎行,以为身福;愚者易言,易行身菑. 故君子言,必可行也,然后言之,行必可言, 然后行之.呜呼戒之!夫行之者,在身命之, 者在人此,福菑之本.道者福本,祥者福荣. 无道者必,失福之本,不祥者必,失福之荣. 故行不缘,道者其言,必不顾义.故纣自谓, 天王也桀,自谓天子,已灭之后,民以相骂. 以此观之,则位不足,以为尊而,号不足以, 为荣矣故,君子之贵,士民贵之,故谓之贵. 君子之富,士民乐之,故谓之富.君子之贵, 与民以福,故民贵之.君子之富,与民以财, 故民乐之.君子富贵,至于子孙,而衰则士, 民皆曰何,君子道衰,天之数也.不肖暴者, 祸及其身,士民皆曰,何天诛迟.善恶昭彰, 立竿见影,民心者天,多行不义,其必自毙. 【原文】 诛赏之慎焉。故与其杀不辜也,宁失于有罪也。故夫罪也者,疑则附之去已。夫功也者,疑则附之与已。则此毋有无罪而见诛,毋有有功而无赏者矣。戒之哉,戒之哉!诛赏之慎焉。故古之立刑也,以禁不肖,以起怠惰之民也。是以一罪疑,则弗遂诛也,故不肖得改也。故一功疑,则必弗倍也,故愚民可劝也。是以上有仁誉,而下有治名。疑罪从去,仁也;疑功从予,信也。戒之哉,戒之哉!慎其下,故诛而不忌,赏而不曲。不反民之罪而重之,不灭民之功而弃之。故上为非则谏而止之,以道弼之;下为非则矜而恕之,道而赦之,柔而假之。故虽有不肖民,化而则之。故虽昔者之帝王,其所贵其臣者,如此而已矣。人臣之道,思善则献之于上,闻善则献之于上,知善则献之于上。夫民者,唯君者有之;为人臣者,助君理之。故夫为人臣者,以富乐民为功,以贫苦民为罪。故君以知贤为明,吏以爱民为忠。故臣忠则君明,此之谓圣王。故官有假,而德无假,位有卑,而义无卑,故位下而义高者,虽卑贵也,位高而义下者,虽贵必穷。呜呼,戒之哉,戒之哉!行道不能,穷困及之。 【译文】
惩罚和奖赏不能不慎重,所以与其杀掉无罪之人,不如漏掉有罪之人。所以对于给人定罪的事情,若有疑问就要以无罪免除处罚;对于有功者的奖赏,若有疑问就要予以奖赏。这样就不会发生没有罪而被惩处,没有有功劳而得不到奖赏的情况。一定要谨慎再谨慎啊。惩处和奖赏一定要慎重,因而古代设置刑罚,用来禁止有不良行为和教化懒惰的人。因此对于一个人定罪时若有疑问,就不要马上予以惩处,所以不贤之人会改正;对一个人的功劳奖赏时若有疑问,不要背弃奖赏的许诺,所以愚昧的百姓也会得到鼓励。因此国君便有了仁德的声誉,各级官吏也有了善于治政的名声。对罪行有疑问免于惩处,这便是仁德;对赏功之事有疑问时予以奖赏,这便是诚信。对此要慎重啊,要慎重啊!谨慎地对待臣下,所以惩罚时就不会招致怨恨了,赏赐时不徇私情,不会反复地处罚百姓加重对百姓的惩处,不会埋没民众的功绩而遗弃他们。所以君主做了错事,臣下就要进谏并能予以制止,用正确的原则纠正他;臣下做错了事,君王就要同情并宽恕他,以正确的原则赦免他,并感化和宽容他。所以即使有不贤之民,也能教化并使之回到正道上来。因而即使是古代的圣王,他们所看重大臣的做法,也不过如此而已。
做臣下的原则是想到了好的治国之策要进献给国君,听到好的治国之策要进献给国君,了解到了好的治国之策要进献给国君。人民只有国君才能领导他们,做臣下的要帮助国君管理他们。所以做臣下的以使人民富裕快乐为自己的功绩,以使人民贫穷困苦为自己的罪过。
做君王的以了解发现贤能者为圣明,做官员的以爱民为尽职尽责。所以说大臣能尽职尽责,君王便会圣明,这便叫做圣明的君主。所以,官职可以赐予,而品德不能赐予;地位有低下者,道义却没有低下者。所以说,地位低的尊崇义,地位虽然低下,实则高贵;地位高而不尊崇义,即使地位高,也一定遭受困窘。唉,要慎重啊,要慎重啊!如果行为有违于善道,一定会落入困窘的境地。 【注释】 假:赐予 【原文】 夫一出而不可反者,言也;一见而不可得揜者,行也。故夫言与行者,知愚之表也,贤不肖之别也。是以智者慎言慎行 ,以为身福;愚者易言易行,以为身菑。故君子言必可行也,然后言之,行必可言也,然后行之。呜呼,戒之哉,戒之哉!行之者在身,命之者在人,此福菑之本也。道者福之本,祥者福之荣也。无道者必失福之本,不祥者必失福之荣。故行而不缘道者,其言必不顾义矣。故纣自谓天王也,桀自谓天子也,已灭之后,民以相骂也。以此观之,则位不足以为尊,而号不足以为荣矣。故君子之贵也,士民贵之,故谓之贵也。故君子之富也,士民乐之,故谓之富也。故君子之贵也,与民以福,故士民贵之。故君子之富也,与民以财,故士民乐之。故君子富贵也,至于子孙而衰,则士民皆曰何君子之道衰也,数也。不肖暴者祸及其身,则士民皆曰,何天诛之迟也。 【注释】 揜:掩盖,遮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