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德经》:人们的社会活动如何才符合“天道”老子来告诉你

老子曰:

“以正治国,以奇用兵,以无事取天下。”

本章老子谈论到了哲学的问题。

老子说治理一个国家一定要走“正道”,不能使用欺诈的手段。用兵打仗则一定要用奇谋,正如《孙子兵法》里讲的那样,“兵者,诡道也”。

而如果想要取得整个天下,那么则一定要“无事”,也就是不对百姓有任何索求,让百姓能够安稳生活。

其实,越是高深的智慧,越是平凡和朴实。纵观历史,真正的太平盛世无不是遵循这个朴素的道理。

之后老子总结:

“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民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法令滋彰,盗贼多有。”

当权者定下的规矩越多,对百姓施加的各种约束越多,百姓则越贫穷。

百姓们都向往武力,那么社会注定要出乱子。人们的小聪明越来越多,各种新式的发明也就越多。

法令制定订得越详细,伴随而生的法律漏洞也就越多,同样想办法利用法律的人也就越多。

老子的这些观点在我们的时代也同样有价值,比如“天下多忌讳,而民弥贫”。

一个国家和社会想要发展,则势必得具备宏大的包容性,不论是经济形式

还是文化,多元化的深度融合才能带来强大的发展推动力。

而若凡事总是要强制约定规范,划定范畴,那么势必会对事物的发展产生限制性。

而“民多利器,国家滋昏。人多伎巧,奇物滋起”,比如当代社会,大数据、人工智能的算法不断对大量社会群体施以隐形枷锁,转基因技术、核能等一系列科学的产物逐渐对我们人类的生存造成威胁。

所以其实新兴事物的发展如果摆脱了哲学的根基,是存在着极大的风险性的。

如果站在全人类的立场来重新审视,人类社会发展的本质到底是为了服务于人,还是单纯为了科技事物的纯粹创造,或是经济指数的纯粹增长,这一点非常应该引起我们的重视。

之后老子引用了古代圣人的话说:

“我无为而民自化,我好静而民自正,我无事而民自富,我无欲而民自朴。”

老子这个引用直接为我们人类社会的一切活动确立了根基,人类社会本就是服务于人类的存在,所以人类社会的发展绝不应偏离“以人为本”的核心目的。

最近刚好听一个朋友抱怨自己的单位,他所在的单位本来平平稳稳还不错,但人事部新上台一个领导,非要大刀阔斧搞改革,说要引入国外先进的人才考核机制,能极大激励职工工作热情。

确实新的人才机制听起来非常先进,直接赢得了高层领导的认可。可当新的考核机制一出台,效果却完全相反,用现在网络词汇来讲基本全员“躺平”,不陪你玩了。

因为大家在这种改革中看到了指向自己的阶级矛头。

不得不说,现在很多单位非常热衷于搞这种所谓的激励机制,但其实这些西方学来的所谓先进的管理制度,不过是典型的“资本逻辑”,其目的并不是为了企业的发展和对社会的贡献,而是进一步压榨职工,给老板多赚钱罢了。

这些人从西方国家搬回一些糟粕还当成宝贝,真是可笑。

真正厉害的团队领袖能够考虑到职工的个人需求,能够让大家对单位产生归属感和对事业的信仰,从而凝聚团队为社会做贡献。

这也就是老子“无为”之道的妙用。

所以,其实天下的

  大道我们

的祖先早已总结得很全面,但我们就是不去好好理解和思考,实在可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