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子的悖论:为什么大家都觉得好的事反而是不好呢?

   老子为我们提出了一个悖论,他慷慨激昂地宣告,天下人如果都知道美好的事物是美好的,那么这件事物就不再像美好那样美好了;如同大家都知道好事是好的一样,那么这件事一定是不再那么好的。这似乎与我们平日的认知格格不入。在日常生活中和道教的宗教教化中,常常会告知人们什么事物是美好的、是善良的、值得我们去追求,并同时号召人们去共同追求一个美好的目标,力求实现人人善良、事事美好的理想国。但老子认为,这些种种实际上都是人的有为之举。相对而言,与之相应的则是道的无为之态。

在这里,实际上已经为“无为”思想埋下了伏笔。即便我们听从身边的教化、遵从规则和标准,这些都只是肤浅的有为之举。真正的美好和善良,是不言而喻、无需规定、源源不断地自发展现出来的。而达到这样的状态,需要我们打破束缚、摆脱成见、超越自我。唯有如此,我们才能更好地理解和践行“道”的真谛。

无为,并非光是不做有为之事或不带有目的性地行为。因为,当每个人都明了何谓善良美好,以及被推崇的事物,人们就会四起追逐它并竭力争夺。若是每个人都能够在正义的基础上有所努力,这还算是正常的追求。但老子深谙人性,对人类之本质理解颇深,他认识到在巨大的利益面前,人类难免掉失本性。因此,他得出了这样一个结论:如果每个人都去追逐那被推崇的事物,那么这一定会导致可怕的后果。 在此,被提倡的事物与第一章中的“道可道”之道、“名可名”之名相应。当某个国家或团体将自身奉为终极目的,号召不明底细的人盲从追随,这些人就会为了获取某种地位或利益而丧失了本真,成为了他人口中的至尊至上。人类之成就,必然伴随着无数失败和牺牲的付出。人们所看到的那种显著成就,是一种虚幻的所谓“有”,鲜有关注到人背后的付出,而这些付出通常被否定,成为了“无”。道学理念远超人类个体,它揭示了存在的真谛和宇宙的终极归宿。然而,人们对于美好与善良的追求不是理所当然的吗?却不曾预见其带来的负面结果:恶行和邪恶的滋生,以及整个世界的消逝和灭亡。

道的信条是孕育万物,而非毁灭万物。毁灭是与道相悖的,因此,美好与善良的提倡实质上也是有违道义的。亦即,任何事物的提倡都源于有意识的行为——亦即人们的自我意图和行为——这是违背了道的原则的。正如老子在下文所提到的“无为”原则,是要将行动的主动性转化为自然的被动,逆之则会有违道义。

老子所言的有无相生、同出异名,表达的是宇宙的本源和规律,在这里为什么“有为”就被误解为有违道义呢?实际上,“有为”和“无为”都在表达一种“为”的含义,只是区别在于它们的行为实体是有无人心的区别。显然,老子所阐述的道学理念远超人类的视野和个体,它揭示了存在的真谛和宇宙的终极归宿。老子深刻指出美与恶、善与不善的相辅相成、相互应对的道理,见证了其哲学智慧之深厚。

为了更好地诠释这一道理,老子给出了大量的生动例证。首先,他指出了哲学意义上有无相生的概念,即有是无的显现,无是有的潜藏。但大家也要意识到,有和无其实并不存在,只是为了更好地做区分而被命名而已。

老子接着调用了大量实例来证明他的观点。例如,什么事情被认为是简单的,什么事情被认为是困难的,并没有绝对的标准,这是人们通过比较得出的结果。这种比较是主观的,结果是基于人们的认知得出的。比方说,当事物进行相互比较时,就出现了长短、高低、单调与抑扬等情况。于是,被人们推崇的那一种便成了美好与善良的代表,而另一种则变成了丑陋与罪恶的象征。可见,主观的比较便会引发不善与恶的涌现。这一切的根源,源自于人们一直存在的比较之心,源自于有意识、主动、充满欲望的为了。这种为了,不是为了做出所谓伟大的事业,而是为了将自己的个人标准强加给其他人,试图让自己的标准成为大众应该遵循的标准。但是,人们面对的是一个变化无常的世界,标准也会因人而异,因事而变。变化永恒存在,又怎么可能存在着不变的标准呢?又怎么能确保为了带来的结果长久存在呢?

真正踏入正道的圣人,正是看透了为的局限性,看清了仅凭自己的标准无法达到永久的目的,所以他们以和道之心去处事,无私无欲,只是依照大自然的道,以自然的方式谋事。在他们的教化中,不存在对别人的评判,只是展示大自然的发展变化规律,让人们感悟道的运作之妙,进一步认识自己在大自然中的位置,明白自己是各种万物之一,处于道中,所以应当遵从自然、顺应运化。(这也正是一个优秀历史学家的客观素养所在。)

合道的圣人,不仅可以带动万物的兴盛,而且从不逃避自己的责任;同时,他也从不因为个人私欲而偏离正道,因为他们深知,道就在身边,只等待他们去领悟。

圣人不会因为自己带动万物的兴盛而贪恋私欲,更不会因此得意忘形地占有获得的一切。因为他们深知,万物的兴盛和自然运化是无间相承的,他们得到的功德只是自然产生的必然结果,而非个人功绩。正是因为他们不炫耀功绩,不占有功德,才能让万物自由自在地运化下去,永远不会消失。

相反,如果圣人将功勋当作自己的私人财产,认为自己凌驾于万物之上、名列第一,这就引发了高低、先后的对比,从而导致美丽之为美丽成为了丑陋,善良之为善良成为了恶劣。这样,这个人间社会便成了真正意义上的丑化。

本文作者:高璟,此篇文章为道教之音原创,转载请务必标明作者和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