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祯农书】农桑通诀集1地利篇第二诗解1土随气化风土有别视其土宜教民稼穑树蓻之法

蓝网道家思想网

【王祯农书】农桑通诀集1地利篇第二诗解1土随气化风土有别视其土宜教民稼穑树蓻之法 题文诗: 周礼遂人,以嵗时稽,其人民而,授之田野, 教之稼穑,凡治野以,土宜教甿.今去古已, 逺田野散,濶在上者,可不稽诸,古騐于今, 以教民哉.夫畛之别,地势辽絶,其间物产, 所宜往往,异焉何则,风行地上,各有方位, 土性所宜,因随气化,所以逺近,彼此之间, 风土有别,自黄帝画,野分州得,百里之国, 约有万区;至帝喾也,创制九州,统领万国, 尧遭洪水,天下分絶,使禹治水,水土既平, 舜分为十,二州后寻,复为九州,禹既平水, 可事种蓻,乃命弃曰:黎民阻饥,汝为后稷, 播时百谷,是水平后,始播百谷,者后稷也. 孟子乃谓,后稷教民,稼穑树蓻,五谷谓之, 敎者,不止教以,耕耘播种,而已亦因, 九州之别,土性之异,视其土宜,而教之欤! 今按禹贡,冀州厥土,惟白壌厥.田惟中中; 兖州厥土,黒坟厥田,惟中下也;青州厥土, 白坟厥田,惟上下也;徐州厥土,赤埴坟厥, 田惟上中;扬州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下; 荆州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中;豫州厥土, 惟壌下土,坟垆厥田,惟中上也;梁州厥土, 青黎厥田,惟下上也;雍州厥土,黄壌厥田, 惟上上也;由是观之,九州之内,田各有等, 土各有产,山川阻隔,风气不同,凡物之种, 各有所宜,故宜于冀,兖者不可,以青徐论; 宜于荆扬,者不可以,雍豫拟此,圣人所谓, 分地之利.农书有云:谷之为品,不一风土, 各有所宜,周礼职方,氏云扬州,其谷宜稲, 荆州其谷,宜稻豫州,谷宜五黍,稷菽麦稻; 青州其谷,宜稻麦也;兖州谷宜,黍稷稻麦; 雍州谷宜,黍稷幽州,其谷宜三,种黍稷稻; 冀州谷宜,黍稷并州,谷宜五种;虽徐梁阙, 所纪载而,九州风土,之宜大概,可见书序, 称九州之,志谓九邱,言九州所,有土地所, 生风气所,宜皆聚此.孔子阐述,职方以除, 九邱葢谓,此也此言,九州之域,种蓺之法.
【原文】
地利篇第二周礼遂人,以嵗时稽其人民而授之田野,教之稼穑,凡治野以土宜教甿,今去古已逺田野,散濶在上者,可不稽诸古而騐于今,而以教之民哉。 夫封畛之别,地势辽絶其间,物产所宜者,亦徃往而异焉,何则风行地上,各有方位【东方谷风东南方清明风南方凯风西南方凉风西方阊阖风西北方不周风北方广莫风东北方融风】土性所宜,因随气化所以,逺近彼此之间,风土各有别也。自黄帝画野分州,得百里之国万区;至帝喾创制九州统领万国,尧遭洪水天下分絶,使禹治水,水土既平,舜分为十二州,防复为九州,禹既平水,可事种蓻,乃命弃曰:黎民阻饥,汝后稷播时百谷.是水平之后.始播百谷者稷也.孟子谓后稷教民稼穑.树蓻五谷,谓之敎民.意者不止教以耕耘播种而已,其亦因九州之别土性之异,视其土宜而教之欤! 今按禹贡:冀州厥土惟白,壌厥田惟中中;兖州厥土,黒坟厥田惟中下;青州厥土白坟,厥田惟上下;徐州厥土赤埴坟,厥田惟上中;扬州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下;荆州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中;豫州厥土惟壌下土坟垆,厥田惟中上;梁州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雍州厥土黄壌,厥田惟上上;由是观之,九州之内,田各有等,土各有产山川阻隔风气不同。凡物之种,各有所宜,故宜于冀兖者,不可以青徐,论宜于荆者不可以雍豫,拟此圣人所谓分地之利者也。 农书云:谷之为品不一,风土各有所宜,周礼职方氏云:扬州其谷宜稲;荆州其谷宜稻;豫州其谷宜五种【黍稷菽麦稻】青州其谷宜稻麦;兖州其谷宜四种【黍稷稻麦】雍州其谷宜黍稷;幽州其谷宜三种【黍稷稻】冀州其谷宜黍稷;并州其谷宜五种;虽徐梁阙所纪载,而九州风土之宜其大概可见矣,书序称九州之志,谓之九邱,言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风气所宜,皆聚此书,孔子述职方,以除九邱,葢谓此也,此言九州之域,种蓺之法也。 【原文及注】 【周礼●遂人】:『以岁时稽其人民,而授之田野-.教之稼穑。凡治野,…..以土宜教旺(meng音盟)。』今去古已远,疆野散阔,在上者可不稽诸古而验于今,而以教之民哉?
夫封畛之别,地势辽绝,其间物产所宜者,亦往往而异焉。何则?风行地上,各有方位,东方谷风,东南方清明风,南方凯风,西南方凉风,西方闻阖风,西北方不周风,北方广莫风,东北方融风。土性所宜,因随气化,所以远近彼此之间,风土各有别也。自黄帝画野分州,得百里之国万区。至帝喾,创制九州,统领万国。尧遭洪水,天下分绝,使禹治之。水土既平,舜分为十二州,寻复为九州。禹既平水土,可事种艺,乃命弃日:『黎民阻饥,汝后稷,播时百谷。』是水平之后,始播百谷者,稷也。猛子】谓:『后稷教民稼穡,树艺五谷。』谓之『教民』,意者不止教以耕、耘、播种而已,其亦因九州之别,土性之异,视其土宜而教之欤?
今按偶贡】:冀州,厥土惟白壤,厥田惟中中;兖州,厥土黑坟,厥田惟中下;青州,厥土白坟,厥田惟上下;徐州,厥土赤埴坟,厥田惟上中;扬州,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下;荆州,厥土惟涂泥,厥田惟下中;豫州,厥土惟壤,下土坟垆,厥田惟中上;梁州,厥土青黎,厥田惟下上;雍州,厥土黄壤,厥田惟上上。由是观之,九州之内,田各有等,土各有差。山川阻隔,风气不同,凡物之种,各有所宜,故宜于冀、兖者,不可以青,徐论,宜于荆、扬者,不可以雍、豫拟,此圣人所谓『分地之利』者也。
农书云:『谷之为品不一,风土各有所宜。』【周礼●职方氏云:扬州,其谷宜稻;荆州,其谷宜稻;豫州,其谷宜五种:黍、稷、菽、麦、稻。青州,其谷宜稻、麦;兖州,其谷宜四种:黍、稷、稻、麦。雍州,其谷宜黍、稷;幽州,其谷宜三种:黍、稷、稻。冀州,其谷宜黍、稷;并州,其谷宜五种。虽徐、梁缺所记载,而九州风土之宜,其大概可见矣。【书序】 称:『九州之志,谓之仇丘】。…言九州所有土地所生,风气所宜,皆聚此书。』孔子『述【职方】以除【九丘】』,盖谓此也。此言九州之域、种艺之法也。
【译文】地利篇第二 【周礼●遂人】说:『按年定时统计入口,分给田亩,…敦他们种庄稼。凡是管理农业的官员,….按 照土地的实际情况教导百姓种植。』现在离开古代已远,而田野分散广阔,统治者可以不考查古代与现今验证,从而教导百姓吗?
疆域的不同,地势的远隔,其间物产之所适宜,也往往有差别。为什么呢?因为风在地上吹拂,各有不同的方位,东方是谷风,东南方是请明风,南方是凯风,西南方是凉风,西方是阗匍风,西北方是不周风,北方是广莫风,东北方是融风。土性的所宜,随顺着大气而变化,所以远近各地之间,风土是各有差别的。自从黄帝划土分州,划得百里见方之国约有万个。到帝喾,开始划分为九州,统领着万国。尧.时遭到洪水,人民散离陷于绝境,便使大禹治理洪水。水土既巳 整治。舜便分为十二州,不久重又分为九州。大再整治水土之后。.可以种庄称了,于是(歸)命弃说。『百姓艰苦受饿,你后稷农官,教大家播种百谷。这说明治水之后。开始播种百谷的,是后稷。孟子说,『后稷教民农耕生产,种殖五谷。称作『教民,想来.不只是教他们耕耘插种而已,大概也按照九州的分别。土性的差异,看各处土地所宜而教他们的吧? 今查禹贡记载:冀州,它的土是白壤。田是中中:究州,上是黑坟。日是中下青州,士是白坟,田是上下徐州。土是赤垃坟。田是上中扬州,土是染泥。用是下下荆州,土是协泥,田是下中,豫州,土是壤,低下土是坟垆,田是中上,梁州,土是青黎,田是下上s雍州,土是黄壤,田是上上甲。这样看来,九.州之中,田是各有等级。土也是各有差别的。山河阻隔。自然环境不同,作物的种类,各有其所宜。所以宜于冀州。兖州的。不可同青州。徐州相提并论,宜于荆州。扬州的。不可以拿来州,豫州来比报。这是圣人所谓的『分地之利。 【农书】说:*谷物的种类不一,凤土各有肝宜。』【周礼.职方民】说:扬州,宜于种稻:荆州,宜于种稻:豫州,宜于种五种:黍,稷菽麦稻。。青州,立于种稻麦。充州,种黍稷稻麦:雍州谷宜,黍稷幽州,其谷宜三,种黍稷稻:冀州宜于种黍稷。并州,宜于种五种。虽然徐州梁州没有记裁,而九州风土所宜,大要可以看到了。【尚书序】说『九州的方志。叫做【九丘)。—是说九州所有的土地所生产的,风土所适宜的,都汇录在这书里。』国孔子『闸述【职方】因而摈弃【九丘】,说的就是这个。这里说的是九州方域之内的神植方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