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家思想

墨家创始人墨斋的生卒年月难以确定(约公元前468年至公元前376年)。 据司马迁《史记》记载:“盖谟斋,宋代大夫,善守朝廷,以经济为用。或说与孔子融合,或说在那之后。” 从墨斋的生平事迹可以推断,他的寿命很长,大约是公元前五世纪,即春秋战国时期的人物。 他出生于鲁国(具体地点有争议),能制造战车,擅长军事工程和防御。 他大概是个工匠或者公务员,他自称“贱人”。 至于他是否是一名医生,目前尚无定论。 关于墨斋的学术传承问题,据《淮南子概要》记载,“墨子学儒,受孔子之术”。 孔子创立的儒学在鲁国盛行。 墨斋久居鲁国,曾入儒学。 他是有可能的。 但他对儒家繁琐的“礼”和受弦歌启发的声乐感到不满。 他不同意儒家的厚葬毁民财,长丧害民命。 他还反对儒家的命运论,于是创立了新的理论,并聚集弟子来讲学。 他的大弟子秦华也是孔子的弟子。 后来他发现儒家思想不能令人满意,转而转向墨家思想。 《墨子》一书共存墨家著作53篇,是研究墨子及墨家理论的基础资料。

墨家不仅是一个独特的学术派别,而且是一个组织严密的政治团体。 具体表现就是,以“大人物”为首,弟子无论进出,都必须听从他的命令,不得违背。 墨斋是第一代巨头。 据说“墨子一百八十左右的仆人,可以使他们经历火与剑,死而无忧”。 这种永不回头地实现学校宗旨的精神,是墨家的显着特征。

儒家和墨家在当时均被称为名门流派,两派弟子众多,遍布全国。 但两派的阶级立场明显不同。 孔子的目的是维持衰落的奴隶制贵族的统治,而墨斋则反映了“农工”即小生产者日益增长的需求。 他们的利益是相反的,所以两派形成了对立。 由于儒墨立场不同,社会政治思想也存在分歧。 儒家主张“异爱”,墨家主张“兼爱”; 儒家信奉“有命”,墨家信奉“无命”; 儒家鄙视生产劳动,墨家则强调“不自力者,不立之”; 儒家“崇用”“果礼”,墨家“俭朴”; 儒家严讲义利,墨家主张“义、利”; 儒家的格言是“穷则利己,大则利天下”,墨家的格言是“顶上、脚后跟,而为利”。 ” 全世界都会这么做”等等。 因此,这两所学校的教育理念和做法也各有特色。

image.png/

教育的目的和作用:墨家教育的目的是培养“智者”或“当代学者”,以备担起治国利民的责任。 墨斋认为,贤士或兼士的在位,对于国家治理的盛衰有着决定性的影响。 作为一个智者或者一个兼学者,必须能够“德深,善言,通达道”。 在这三种品质中,德行居首位,因为“士虽有学问,而行为为本”,这与儒家的说法颇为相似。 但墨家强调的是“有势者助人有病,有钱者乐于助人,道者励教他人”。 这与儒家思想不同。 对于言论,墨家认为,在学派纷争的时代,争论能否有理、有理、有说服力,关系到一个学派势力的盛衰。 所以,作为一个智者或者一个兼学者,一定要能言善辩。 具有宣讲和改变社会趋势的能力。

教育内容:墨斋以“兼爱”、“非攻”教学。 他还十分重视文史知识的掌握和逻辑思维能力的培养,也注重实践技能的传授。 秦华想要学习兵法和防御,墨斋教他战略战术和各种武器的使用。 从《北城门》后面的章节可以看出,墨斋对这方面的工艺有着深刻的研究。 更重要的是,墨斋的教诲不仅是坐下来说话,而且是站起来行走。 为了实现自己不进攻的想法,他反对楚王攻打宋朝,并派秦华率领三百弟子帮助宋朝保卫京城,使楚王不得不暂停入侵。计划。

墨斋死后,后世学者继承了他的事业。 那时物质生产提高了,文化水平提高了,百家之争也有利于学术的繁荣。 墨家弟子大多出身于“农民和工人”,在阶级斗争和生产斗争中积累了各种经验,获得了大量的科学知识。 《下篇》及《大七》、《小七》等篇,大概是墨家学者在百家争鸣中讨论和争论的结果,对认识论、命名法、几何学、力学的不断总结和完善。 、光学等,其造诣达到了当时的先进水平,也丰富了墨家教育的内容。

image.png/

教学思想:关于知识的来源,《经》云:“知识:闻、语、亲”。 《经》进一步解释说:“知识:传受,闻;无碍,知,言;观身,即近。” 也就是说,人类知识的来源有三种:1、个人知识,即从个人经验中获得的知识,可分为“经验”,即局部知识和“全面知识”两种,这是综合知识。 ②闻知,即通过传授知识而获得的知识,可分为“道听途说”和“亲耳所闻”两种。 ③说性知识,即推断性知识,这种知识不受当地语言的阻碍。 在这三种知识的来源中,“闻知”中的“身知”和“身知”是一切知识的基础。 由于“个人知识”往往只知道一部分,“道听途说”往往不可靠,所以必须注重“讲知识”,依靠推理方法来追求理性知识。 这提供了人们对事物的理解的清晰分析。

关于认识客观事物和检验认识正确性的方法,墨斋还提出了著名的三表、三法。 他首先在《非名上》中提出“言有三种表达”,继而在《非名》和《非名下》中提出“言语有三种方法”。 两者的内容基本相同。 三言三法,就是“有根、有源、有用”。 墨斋认为,判断事物的是非,需要有据可依的论证,而论证必须以古代圣王的历史经验为依据。 然而,仅仅依靠古人的间接经验来证明这一点是不够的。 必须有“本据”,即“深入本源,观察民耳目实”。 即考察广大人民群众所接触到的直接经验。 第三个表是“有什么用”,“有什么用?废除刑事管理,考虑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这一言论或判断作为政策或法令实施后,必须判断其是否符合国家和人民的利益。 这三表或三种方法,就是墨家判断事物是非、辨别知识真伪的标准。 这也是墨家逻辑。 儒家和墨家都讲逻辑。 孔子主张“正名”,就是以“礼”作为判断是非的标准; 墨子主张用“本”、“本”、“用”三辞,意思是先考察历史,观察民众的眼睛和耳朵所见。 听到消息后,我们将考察该法令的实际效果是否对国家和人民有利。 相比之下,墨家的方法更加先进。

image.png/

墨家非常重视思维的发展和逻辑概念的启蒙。 为了与不同流派或学者争论,劝告“王公贵族”不要做不公正的事情,就必须在言语上进行辩论,以增强说服力。 因此,墨斋创造了一些“类”、“理”等逻辑概念,并用类比、说理的方法进行论证,以维持自己的论点。 例如,“喜攻之王”反对“不攻”,并列举了豫、唐、吴等从事攻势的国王,都被立为圣王。 当他用这些例子质问莫斋时,他回答说:“你没有注意到我说的话,原因不清楚。这不叫攻击,这叫杀戮。” 在此,莫斋指出,“攻击”与“杀戮”是不同的概念,不应混淆。 墨斋还嘲笑儒家“重言不讳”的回答问题方式。 墨斋问孔子:“何为幸福?” 答案是:“幸福就是幸福。” 莫斋认为这相当于问“房间为什么叫房间?” 答案是“房间就是房间”。 用同一事物解释同一事物是逻辑所指出的定义中的典型错误。 正确答案只是冬避寒、夏避暑、区分男女。 由于墨斋非常重视逻辑思维和理论分析,他不仅将其运用到辩论中,而且运用到教学中。

墨斋善于说教。 他除了阐述诗书之外,多取材于社会日常生活和工农业生产经验。 他要么直接描述事物,要么引用隐喻。 它们具体而生动,能够启发弟子们的思想,更容易读懂。 被别人接受。 比如,他用分工筑墙的比喻,教导弟子谁会说话、会辩论,谁会讲故事,谁会做事,那么好事就会成​​就。 又如,有两三个弟子又请莫斋学射箭。 他认为国士不可能既能打仗又能助人,所以告诫弟子不要同时“成学”和“成射”。 这些事例也表明,墨斋在教学中注重能力,要求学生因材施教,要求教师因材施教。